小饭桌

宫俊林

小时候,我家有张小饭桌。长方形的,长大约一米左右,宽也就五十公分。

每次吃饭的时候,父亲面南背北,正襟危坐,母亲则背南面北,满目慈祥。

我右弟左,紧挨着父亲,不知怎么的,本来是两个哥哥坐的地方让我俩坐了,到现在还纳闷。

那时候,生活很艰难,最喜红薯粥。父亲饭量大,喝了一碗又一碗,每次把碗放下,也不说话,总是咳嗽两声,四弟自管低着头置若罔闻。我沉不住气了,抬眼一看,父亲碗里的粥没了。我就端起碗,来到锅台边,垫着脚,拿起勺子,给父亲盛满了,双手端到父亲面前。

父亲很严厉,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每次考完试,总是板着脸问我:“考的咋样?”听着父亲硬邦邦的问话,我诺诺地答:“考得不好……”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父亲把筷子重重的摔在碗上,一根筷子打了几个转,“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我头也没敢抬,把筷子捡起来,用衣服擦了擦,放到父亲的粥碗上。

五年级的时候,期末考试,语文数学得了两个100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兴致冲冲地对父亲说:“期末我考了两个100分。”

本想父亲表扬几句,结果传来父亲冰冷的声音:“人家老师这是鼓励你呢,语文还能挑不出个错来?”

我也有儿女了,吃饭的时候,也面南背北了,正襟危坐。小桌旁,女右儿左,妻也是背南面北。这天喝完了一碗粥,我也咳嗽了两声,半天没动静,我又咳嗽了两声,还没动静。

“耍什么威风啊?还摆爸的谱。”妻一边唠叨着,一边端起了我的饭碗……

这天一家人又坐在小桌边吃饭。儿子下午回家和我说起考试成绩不好,我当时没说什么。吃饭的时候我说了几句,结果儿子摔门而出。

妻赶紧追出去,追到大门底下:“你咋了?”

“我就一次没考好,你看我爸那模样!我就是不给他考好!”这就是我的儿子。

过了年,儿子高三下学期了。我和儿子说:“每月生活费再多给你些,吃好,注意自己的身体。”每月孩子回家,我都多给孩子几十元。

高考结束,儿子回到家。这天妻拿出个东西,我一看是MP4,:“哪来的?”

“还不是你烧包啊?”妻掩饰不住高兴的心情:“儿子给买的。”

我想,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和我类似的美好回忆吧。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