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纸鞋样

老家西屋柜子上的木匣里藏着一本书,书脊不厚,书页部分却胀鼓鼓的,看上去就像一只合不拢嘴巴的大贝壳。

那本书是母亲的宝贝。记忆中母亲每次拿出它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扯破了什么,弄掉了什么。用完了就重新把它锁进木匣里,我们小孩子是摸都摸不得的。

那是一本很神奇的书,书页间藏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剪纸。我大些了才知道,那些四不像的零散纸片原来是鞋样,母亲和外婆她们就是靠着这些给家里人做鞋的。虽然我并没觉得它们跟我穿的鞋子有相似之处,但每次只要母亲拿出那本书,过不多久我们就会有漂亮的新鞋穿了。所以我对那些纸鞋样充满了好奇。

鞋样是用一些比较挺扩且柔韧性较好的纸剪的。鞋样大小不一,又根据季节分为不同的样式,鞋底鞋面分门别类,各自夹在不同的书页里,用到哪一个,拿出来,把纸鞋样平展在层层铺好的棉布或糊好的袼禙上,然后用大针脚把它们缝在一起,再沿着纸鞋样的轮廓把多余的布剪掉,最后拆下鞋样,鞋底或鞋面的雏形就有了。因为多次拆拆缝缝,纸鞋样上布满了针眼儿。

后来我专门央求母亲让我“研究”一下那些鞋样。我发现鞋底的纸样基本都是一个模样的。母亲说肥的是棉鞋样,瘦的是单鞋样;最大的是父亲的,最小的大概只有两寸,母亲说那是我们还不会走路时用来做软底鞋的。相对于鞋底,鞋面的样式就多了。大方口的鞋样就像一个高高的拱门,简单大方,当然鞋子也是最省布料的,适合夏天穿。小方口的“拱门”的“门口”矮些,比较秀气。松紧口的则是在鞋面两侧剪出两只大“眼睛”,做鞋的时候“大眼睛”里面缝上松紧布,整个脚面都包在鞋里面,春秋穿又暖和又舒适。棉鞋的纸样比较复杂,分为“脑袋”、“脸蛋儿”和“舌头”三部分,共四张纸片。两片“脸蛋儿”上还要有几个孔,用来钉砸扣,系鞋带。想来做棉鞋也是很麻烦的。

母亲收藏着全家人各个季节的鞋样。它们分门别类一套一套地夹在书页间。让我惊奇的是母亲的鞋样没有码数,但她总能用去年的鞋样,剪出我们今年的尺寸来,而且做出的鞋子大小肥瘦绝无偏差。后来我忍不住跟母亲讨其技巧,母亲淡淡一笑,“小孩子的脚长得快,每一季我都得把尺寸给你们放出一韭菜叶来,所以鞋样就越来越多了”。原来,母亲竟是用“韭菜叶”来计量尺寸的。

母亲的鞋样品种多,尺寸全。从婴儿穿的虎头鞋到爷爷穿的老头乐都有。所以常有婶子大娘们来找母亲誊鞋样。有时候看到别人家孩子穿了新式样的布鞋,母亲也赶紧去誊了鞋样来留着。大人的鞋样反复用的次数多了,出现破损,母亲便另剪一副新的放进去,用母亲的话说“以免用的时候抓瞎”。

自从我们兄妹三个离开家,就很少再穿母亲做的布鞋了。母亲的眼也已经花得厉害。前几天回老家,看到柜子上的木匣,就跟母亲说:“这些没用的破烂就扔了吧。”母亲却把我们赶开,小心地擦干净木匣上的尘土,宝贝似的拿出那本肚子鼓鼓的鞋样书,轻轻地掀开,慢慢翻看起那一张张大大小小的纸片来。夕阳的余晖斜斜地透进屋子,给坐在窗前的母亲罩上一身金黄。我发现,母亲脸上那深深的皱纹里,溢满了温柔。石俊青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