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过度解读导师的“自主决定权”


近日,针对人大代表提出的“改革我国对博士生、硕士生毕业考核体制,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释放研发能量”的建议,教育部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546号建议的答复》中表示,该建议对完善高校研究生科研成果评价标准具有很大启发,下一步将充分采纳,今年下半年还将出台《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明确规定研究生导师的指导职责。

在导师权力是否过大频惹争议、“导学矛盾”时有发生的语境下,教育部充分采纳“给予导师决定研究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的建议,引发广泛关注。我国研究生培养实行导师负责制,在研究生何时毕业、能否毕业等关键问题上,导师具有很重的话语权,用“生杀予夺”形容并不为过,由此也带来了导师让学生干私活等师生关系异化问题。

但事实上,对导师的“自主决定权”,舆论没必要过度解读和担忧,更不宜曲解和误读,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教育部充分采纳人大代表的上述建议,并非一味强化导师的“生杀大权”,而无视研究生的正当诉求和权益。

无须讳言,长期以来,研究生导师师德规范缺乏有效监督,导致部分导师为所欲为,刁难学生、要求学生干私活等乱象频发多发,甚至逼得个别学生因绝望而轻生。还有个别导师枉为人师,对女研究生进行性骚扰,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这种情况下,如何限制导师的权力一度成为舆论争议热点。

其实,即将出台的《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规范》,就是要明确导师权责,规范导师指导行为,解决导师权力过大、师生关系异化等问题。今年8月,教育部明确表示,针对研究生教育特点,聚焦导师指导环节,要求导师正确履行指导职责,遵循研究生教育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合理指导研究生学习、科研与实习实践活动,不得要求研究生从事与学业、科研、社会服务无关的事务,不得违规随意拖延研究生毕业时间。

可以这么理解,给予导师“自主决定权”的目的,是全面落实导师立德树人的职责,严把入口关、过程关、出口关,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也就是说,教育部支持导师严格学业管理,给敢于负责、勇于负责的导师撑腰,剑指“学位注水”、“混学历”等乱象,研究生该分流的分流,该退出的退出。导师是研究生培养第一责任人,是培养质量的关键,研究生能否毕业导师最有发言权。

换言之,在学业管理上赋予导师“自主决定权”,同时还要建立师德失范责任认定和追究机制,规范导师指导行为,纠正非正常的师生关系。导师不是“老板”、“包工头”,而是学生的学术导师、人生导师、合作伙伴,理想的师生关系不是依附与被依附,而是志同道合、教学相长,形成健康向上的学术氛围。

期待将出台的《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为导师的“生杀大权”列出清单、划出红线,打消社会不必要的忧虑。

晚报评论员  陈广江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