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德州 > 德州要闻 > 正文

大师虽逝 风范长存

2008年4月16日,任继愈(左二)同探望他的家乡人亲切交谈。

平原县图书馆任继愈先生藏书室。

2001年,任继愈为“通德”百年庆典题词。

    家乡人民深切悼念

    7月11日,任继愈先生的堂侄任万平以及任万平的儿子任博惊闻噩耗,于当天下午赶赴北京;
    7月12日,德州市委、市政府向国家图书馆任继愈先生治丧办公室发出唁电,代表我市560万人民沉痛哀悼任继愈先生;
    7月13日,市委副书记史好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艳华将代表市委、市政府赴京参加追悼活动,并慰问任继愈先生的亲属;
    平原县县委书记董绍辉、县长马善军携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已先期赶赴北京吊唁。
    多年来,任先生情系桑梓,一直关心、支持和帮助家乡的现代化建设事业,深受家乡人民爱戴。

    缕缕书香见真情

    任先生自幼为追求真理而求学他乡,虽远离故土,仍心系家乡。
    7月12日,记者在平原县图书馆悬挂“任继愈赠书”匾额的藏书室看到,文、史、哲、农业科学、医药卫生等各类图书码放整齐,一尘不染。这些,都是任老捐赠的私人藏书。
    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以后,任继愈一直积极推进图书馆事业发展,对家乡的图书馆建设也作出了突出贡献。
    1996年9月,前来参加母校70周年校庆时,任老特意到县图书馆,察看了馆舍和馆藏。当他看到一部手批本《红楼梦》和一些古代名人字画以及乾隆版的平原县志时,非常高兴,当即题写“妥为保管,广为流传”,并嘱咐县图书馆的同志一定要保管好这些历史文物。回京后,他又找到北大红学家冯其庸先生,帮助研究这部手批本《红楼梦》的学术价值。
    2004年4月7日,平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庆民收到任继愈先生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表达了任老对故乡的思念和“打算每年向平原县图书馆捐赠我的个人藏书”的想法。
    自2004年开始,任先生每年向家乡无偿捐献个人藏书,至今已达7000余册,其中包括很多不可多得的珍贵文史资料。2007年,任先生更是将自己珍藏60多年的古籍《钦定全唐文》捐赠给平原图书馆,丰富了图书馆馆藏。

    甘洒心血沃春苗

    任继愈先生1916年4月15日出生于平原县龙门街道办事处北任村,系平原县第一中学三级校友。
    7月12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平原一中原校长、现青岛黄海职业学院党委副书记宋庆泽,得知任继愈老先生的离世,已经63岁的宋庆泽悲痛不已。宋庆泽说:“他是名副其实的国学大师。”
    1987年,宋庆泽担任平原一中校长,为学校校牌找一名平原的文人题字是他的愿望,而时任北京图书馆馆长的任继愈正是他的第一人选。1993年,宋庆泽带着平原一中的影像资料,专程到北京拜访任继愈,闻听母校的发展,任继愈非常高兴,欣然为母校题下校名牌匾。
    1996年,正值平原一中70周年校庆,80岁高龄的任先生在百忙之中赶来参加庆典,并欣然为学校题词:启蒙沃德。庆典大会上,面对老校友和4000多名在校师生,任先生发表了即兴演讲,激励学生要“励志”“自强”。
    2008年4月15日,家乡的几位同志前去看望任老。谈话间,当他得知家乡为实现城乡教育公平实施了初中进城工程时,非常高兴地说:“这是给子孙后代办了件好事,过去农村的孩子到县城念书不知要过多少关,现在,县里能把这件事办好,了不起!”

    传承百年“通德号”

    德州德通酿造有限公司董事长任万平是任继愈先生的堂侄,该公司的前身是“通德号”,自1901年创建以来,已历经百年风雨。
    “通德号”历经百年而长存,正是得益于任家五代传人秉承的“通德”理念。2006年12月19日,国家商务部主办的“中华老字号”授牌仪式上,德州通德酿造公司的品牌产品被正式命名为“中华老字号”,真实彰显了“通德”的深厚文化底蕴。
    任万平说,他每年都多次到北京看望老人,每次老人问的最多的就是家乡的发展变化。在任万平经营企业之后,老人更是经常告诫他,要以诚经商,以德经营,以产品质量赢得市场。
    2001年9月11日,时值“通德”百年庆典之际,任先生欣然提笔写下“义利并存,守义则久”八个大字。
    任老的深切教诲和百年“通德号”的悠久历史,令任万平的儿子任博深深感动,于是他2007年回到平原,和父亲共同经营企业。

    于细微处见精神

    任老先生不仅心系家乡发展大计,在一些小事上也非常认真、严谨,尽显大师风范。
    刘庆民介绍,2002年初,平原县组织人员挖掘刘备在平原的历史文化;5月份,整理出20多万字的书稿。5月15日,工作人员带着书稿到北京任继愈先生家中拜访,向任先生汇报了已整理挖掘的刘备在平原的相关资料和情况,并说出打算出书的想法。任先生听了之后非常支持,认为“这件事情很有意义”。
    当工作人员提出能否请老先生给题写书名时,任继愈愉快地答应下来,他说:“行,今天晚上我就写,明天上午来拿吧。”工作人员说:“您那么忙,抽您的空,不急。”任先生说:“你们大老远的来了,时间宝贵,就明天上午来吧!”
    第二天上午九点,工作人员拿到了任继愈老先生亲自题写并签名盖章的“刘备在平原”的条幅。
    《刘备在平原》正式出版后,县里给任继愈先生寄去几本。任老收到并认真读后,于7月1日,给刘庆民寄来一封信,信中说:“书收到,未及细看,初步浏览了一下,21至23页,91至102页都没有标点,读者可能看起来不方便,以后再版,可以补标点。82页第七行第七字‘尺’字应为‘尸’字。”闻听此言,参与编书的工作人员都深受感动。
    2004年10月,任先生为平原县图书馆捐赠了一套山西省庆祝建国55周年的系列丛书,事后发现缺少一本赵树理先生的《三里湾》,任先生非常仔细地把这本《三里湾》用塑料布封好,又用牛皮纸包装好寄给刘庆民,并在附信中说,“丛书捐出后,发现少了一本《三里湾》,现寄给你,请一定要给县图书馆的同志讲清楚,把这本书加进那套丛书里。”

    低调做人不图虚名

    任继愈先生做人低调,从来不图虚名,一生中坚守三个规矩:不过生日,不赴宴请,不出全集。 
    1996年平原一中校庆后,任先生和老校友商议,由校友们捐资设立一个基金会,救助那些家庭贫困而又品学兼优的学生。任老先生的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大家提议这个基金会就叫任继愈基金,任先生说什么也不同意,最后就定名为救助基金,这个基金在平原一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而令平原县原政协副主席宋延广难以忘怀的,则是为任先生立铜像的事。2005年,宋延广和平原一中校长赵桂军策划在平原一中校园内给任继愈塑一座铜像,以激励广大学生。得知此事后,任继愈直接表明了态度:“这个铜像最好不要搞,请你们尊重我的意见。”
    任继愈没同意塑像,宋延广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任继愈一直是谦逊低调。接着,他们又提出想在校园内建一个著名校友展览室的想法,把任继愈的事迹收入其中。听到这些后,任继愈肯定地说:“这个事情可以搞。”但他接着说,“我想提一个意见,那就是把我们所有的校友都纳进来,不管是什么地位、什么职务,哪怕他是一个农民,一个企业的职工,也应该吸纳进来,因为他同样为社会做了贡献。”
    身为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任先生虚怀若谷、平易近人,深受后辈人的敬佩。

责任编辑:崔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