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实:活捉美王牌飞行员“马狐狸”

1920年,李学实生于夏津县新盛店镇刘江庄村一个耕读家庭。童年时父亲外出做生意失踪,他十几岁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1934年入临清乡师学习,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组织关系难以转接于1938年5月重新入党。 1941年初至1945年7月先后任中共夏东县委书记、恩县县委书记、高唐县委书记。 1946年6月入伍任冀南军区14纵队独立3团政治部主任。

随高炮部队入朝参战

朝鲜战争爆发之初,由于朝鲜人民军装备的都是老式螺旋桨战斗机,数量少且性能差,很快就在空战中损失殆尽,美国空军独霸了朝鲜天空。美军飞行员毫无顾忌地对志愿军和人民军的阵地、机场和后方运输线等进行狂轰滥炸,甚至擦着树梢追逐路上的骡马和行人进行扫射,简直猖狂到了极点。

1950年1月,李学实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17团副政委,驻守上海保卫发电厂。7月,17团奉命从上海奔赴鸭绿江边,担负保卫安东市通向朝鲜新义州市铁路桥和人行桥的防空作战任务。 10月,17团改组为志愿军高炮64师611团,李学实升任政委。当时,64师装备了最先进的苏制100毫米高炮。1951年2月8日,高炮64师师长吴昌炽率师部和611团、612团及独立高炮19营入朝参战,担负保护大宁江、清川江等地的桥梁和车站的任务。在其后的1个月内,611团和612团共作战27次,击落敌机10架,击伤敌机35架;独立高炮19营在22天中,作战19次,击落、击伤敌机16架。

发现细菌弹

1952年初,朝鲜战场进入相持阶段。美军企图依靠“绞杀战”掐断后勤补给困死志愿军,但在年轻的中国空军和防空部队的顽强抗击下宣告失败,美军又使出了更加见不得阳光的“杀手锏”。

1月底,611团在布置假阵地清扫积雪时,发现了一些冻死的密度较大的蚊蝇尸体,团里把这一异常现象及时报告了上级。之后几天,兄弟部队也相继发现了这类带菌昆虫。 2个月之内,共在70多个地方发现了带菌昆虫及老鼠、杂物等达数百次。

在朝鲜,这个季节的气温为零下5摄氏度至零下22.5摄氏度,这些昆虫完全不可能在这种气温下生存,除了人为布撒,不可能自然生长。经排查,2月底至3月初,在朝鲜北部的居民中,有13人被传染了霍乱,其中9人死亡。 3月间,志愿军中患鼠疫者16人,患脑炎与脑膜炎者44人,其中16人死亡。这些病症以往的流行期都是在每年的七八月间。

无疑,美军投放了细菌弹!

1952年2月18日,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向毛泽东和周恩来报告了美军布撒昆虫和志愿军有关部门培养化验的情况。在志愿军进行坚守防御作战的同时,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从1952年2月下旬开始,在政治外交和战场防疫两个方面同时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细菌战斗争。

但美国政府对中朝政府所控诉的美军发动细菌战事实予以否认。

由于细菌战违背了一切国际公法与世界公认的人道主义原则,美军即使对自己执行此项任务的人员都进行了严格保密,内称细菌弹为“试验弹”“宣传弹”,虽然我方用各地发现的大量物证不断揭露敌人的罪行,但因缺乏敌方证据支持,在国际视角内,很长一段时间,这一罪恶行径被包裹在重重迷雾中……

生擒“马狐狸”

1952年5月12日晚,已担任64师副参谋长的李学实,带领611团去军隅里作战。军隅里属朝鲜东南西北方向上的交通枢纽,是我军北通鸭绿江的必经之地和向南对敌进攻的补给总站,自然成为我方防空和敌机轰炸破坏的重点。

次日清晨到达军隅里后,大家一起分析了敌机的轰炸特点和来往规律,并迅速作出部署:派一个4人侦察组携带通讯器材占领南距军隅里50公里的一个山头设哨,以侦报敌情;高炮主力就地布置阵地接战迎敌,李学实和副团长则带6门37高炮和4挺高射机枪到主阵地南面的山顶设伏。

上午10时许,耳机里传来侦察组急切的呼叫:敌机出现,高度3000米!转眼间,6架敌机毫无顾忌地顺山谷飞来,且已降低了高度,准备出山口袭我主阵地。那锃亮的机翼似擦着我们的炮口飞行。李学实一声令下,所有武器平射近距开火,敌人措手不及,一架敌机舵面被击中,像醉汉一样摇摇摆摆地滑向地面,飞行员滑翔迫降成功。此时,2架敌机飞走了,另3架飞机围着受伤的敌机盘旋了几圈才飞走,所以击落的敌机位置比较明确。

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开始了。

李学实一边带领3名战士向山下跑,同时通知山下主阵地的预备队1个营迅速组织搜山。但就在部队和就近赶来的朝鲜老乡刚刚上山时,又来了2架敌机,对着爬上山头的人群就是一阵扫射。过了一会,又飞来2架救援直升机,慢慢地往敌飞行员所在的山头降落。这时我方轻重武器一齐开火,2架直升机看我方火力太猛,只好拉升上去。另2架敌机就又飞回来俯冲扫射,我方又只好找地方隐蔽。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后来敌直升机欲实施强降,从登机口放下了白色软梯,草丛中美军飞行员钻了出来,拼命奔向软梯,李学实下令朝飞行员开火——活的要不成就要死的。敌直升机看救援无望,只好收起软梯飞走了。敌战斗机此时也不见了踪影。最先冲上前把敌飞行员从树丛中拉出来的,是几位原在山上修路的朝鲜老乡。

把美军飞行员押到团部,团长很兴奋,大喊做好吃的给俘虏。通过翻译进行审讯,俘虏交待,他是美国人,上校军衔,在二战中帮助中国打击过日本人,在中国有许多朋友,他很喜欢中国。刚从东京飞过来,第一次来前线,就被击落了。还说自己是在依命令行事。要求我们把他尽快送给上级。第二天就用吉普车把俘虏送到志司去了。记得审讯后副团长邓军给李学实通报了俘虏名字,但随后就忘记了。只记得那几天,全团上下都在欢天喜地地议论抓了一只“马狐狸”。大家还相互鼓励,要抓更多的“狐狸”呢。

揭出细菌战真相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订。1953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以近乎一个整版的篇幅,全文照登了“美国空军第四战斗截击机联队第四战斗截击机大队大队长上校瓦克·麦·马胡林的供词”,供述了他本人参与接触的从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领受作战任务,到东京策划、培训以至朝鲜战场实施具体播撒等细菌战的详尽内容和细节。供词的结尾是“1952年5月13日我被北朝鲜军隅里的高射炮火所击落,于是被朝鲜老百姓俘获。 ”

原来这只“马狐狸”,就是马胡林啊!

1953年下半年,《人民日报》连续刊发了数篇包括马胡林在内的被俘美国飞行员在朝鲜战场参与细菌战的供词,揭露了美军在朝鲜发动细菌战的丑恶罪行。

1955年至1960年,李学实到苏联列宁格勒高炮学院学习,通过学习空战史才知道,就是这只“马狐狸”,在二战中胃口够大,整整吃了德国法西斯20只“鸡(机)”。

李学实1955年授中校军衔。 1961年晋升为上校军衔。先后任宣化炮兵学院高炮系副主任、主任、训练部副部长、部长等。 1967年12月之后先后任第二轻工业部军管会主任,轻工部革委会副主任、核心小组副组长,轻工业部党组副书记,解放军炮兵政治部主任。1984年10月离职休养。曾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勋章。

今年7月18日,李学实去世,享年100岁。

□周冰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