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一带



寒山一带
前些日子,由于各种缘由,内心如同汪洋恣肆间的帆船,在起伏波漾间迷茫辗转许久。
寒瑟的秋风中,这白布衫也越发显得单薄。在衣箧寻识半天,无可得所,又总想寻着日子外出走走,于是待夜晚宁静些,裹上便被,还无顾忌地出门去了。
李白《菩萨蛮》中描绘:“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秋季降至,家乡的寒山一带披满炽橙透红的落叶,层林尽染的景致跃然开朗。这可比北海公园赏枫的景致要壮丽,要辽远,要煊美。只是待到夜幕寂寂时,冥冥中又透露出些惨淡的萤红。
可见当时的光景。今夜的远山之上,也算是“暝色入户”了
自小看远山,对远山之“碧”,记忆弥深。如今从邵原东望去,王屋山往西北一带跌宕连山,就呈碧色。这种颜色便是今天的蔚蓝,只是少听古人用“蓝”字。在李白看来,这山因呈蔚蓝色,而称为“寒山”。这种“寒”涵着愁苦味。这种愁苦味被前一句“平林漠漠烟如织”中的“漠漠平林”和“如织”的烟雾遮盖着。
据山间老人常说,日军侵华战争时,山间的百姓流离失所于此。每当驱货赶垛路过,远望荒凉的空山,旧时动荡年代饥寒交迫的记忆浮现眼前,勾起农夫的哀伤。
就寒山一带的鬼怪而言,更是一言难尽。黄背角的鬼泣,四道河边的河童,玉米田下的人面......最令人惧怖的,是这“玉米天下的人面”:农人夜晚经过寒山脚下一片玉米田,闻见丛中窣窣作响,以为狐狗野獾为之。垂首探查,谁知,丛间竟然拨出一张苍白可怖的人面。慌忙回村,诉说此事,村人皆以为罕。农人也因此日夜心神不宁,事发不久,便因病离世了。
我独自走在玉米田间,当念想起此故事,不禁冷汗湿襟。丛中有何异常响声,也从未敢俯身去考究什么鬼怪。
现在,邵原政府开发旅游项目,来此地赏红叶的游人不觉多了起来。上个世纪父辈们在这千山万壑之间躲避战乱,艰难开垦,“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其中惨淡的历史也渐封尘于人海。
回屋卧床,繁杂的思绪却时时不可拂除。起户重述寒山一带的伤心与蔚蓝。不觉窗牖前的海棠静悄悄地开了。
九月拾三日夜

李正禾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