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四十年——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一)

电视是伴随改革开放共发展的物件,四十多年的发展,电视机从黑白、彩色、到背投等离子液晶,观众从围挤在一起看港台武侠剧,九十年代的日韩肥皂剧让人哭的稀里哗啦,再到今天人们远离电视,成为低头族。一部电视机的发展史,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时代的巨变,记录青春,铭记历史,我们不会忘记。近几天在友人的推荐下,观看了几集电视连续剧《我们的四十年》,深有感触,想起了自己的这四十年,想起了自己在四十年历史进程中的成长和变化。

上世纪七八年,我是乡镇联中的一名学生。刚入学的时候,学校里还没有通上电。每天早上五点多钟起床,在家里胡乱的吃点饭或是不吃饭,脸也不洗、惺忪着眼睛就赶紧的去上学。夏秋季节还好,太阳出来的早,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也没有感觉到怎样。可每到了冬季,早上五点正是黑咕隆咚的时候,我们手里提着自己做的煤油灯,相互的叫起同村的同学一起上学,走在铺满霜雪的土路上,等赶到五里外的学校时,鞋面上、裤腿脚上全是泥土,帽子上凝结满了霜花,摘下帽子头发上热气蒸腾,脸上细密的汗珠不时滚落下来,打湿了面前的书本。上晚自习的时候,室外寒风怒吼,室内每个学生桌前的煤油灯火苗摇曳,远远望去也如星火点点,也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多年后想起在中学读书的场景,就不自然的想起老人家的那句经典: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想起那些仁人志士为了寻找真理,举着火把在莽莽的黑夜里行进摸索的画面。再后来,学校里买了汽灯,我们这才告别了带着煤油灯上学的日子。那个时候没有电,当然也就没有电视了,更不知道电视为何物。上三年级的时候,乡镇的驻地都通上了电,学校的照明进入了电的时代。即使有了电,学校里也没有电视机,带扩音器的大喇叭已经有了。每天的中午和晚饭后,同学们都跑到大喇叭的下面,如醉如痴的听着刘兰芳那带有磁性播讲的评书《岳飞传》,正听到紧要的关头,喇叭突然的没有声了,教导主任关掉了电源,原来是上课的时间到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月,精神上的匮乏更是可想而知了。记得那个时候,父母工作的单位有一台电视机,也仅是周末的时候从办公室搬到室外放映,不仅单位的人和家属孩子看,还吸引来周围村里的好多群众。有的时候办公室值班的人员回老家了,那些从附近村庄赶来看电视的人们不明就里,一直等到很晚,见没把电视机搬出来,这才悻悻的回家。

八十年代初,我到小城的一中上学。这所学校是当年小城的最高学府,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小城里还有一所师范学校,虽然是中专毕业以后是能够分配工作的,能够脱离农门的,但一中每年的入学分数确都高于这所师范学校。尽管是小城里的重点中学,学校里也没有电视。那时电视正在播放日本的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这部剧现在看来拍的水平并怎么样,可是在那时却是家喻户晓,放映室里屋内人挤得水泄不通,屋外面的窗户下也站满了听电视的人群。电视剧中小鹿纯子打排球的一些术语如晴空霹雳、流星赶月等至今耳熟能详。我们这些高中生周末都是住校的,星期六的晚上为了看上电视,常常是到过很多的部门,离学校较近的公安局、水利局,是我们这些学生去的最多的部门。现在想来,这几个部门我的同学比较多,或许是因为当年到他们单位看电视的原因造成的吧!

三年高中生涯很快的就这样过去了。我们班考出去的同学不算很多,后来经再次复习倒是陆陆续续都考出去了不少。我后来参加了组织部门的招用干部考试,这个考试就是现在的公务员考试的前身。八月份考试,直到十二月份接到入取通知,忐忑的等了五六个月。当时报考志愿的时候,是填报的税务和法院。因为那时改革开放初期,农贸市场小商小贩流通行业刚刚起步,带着大沿帽的税务人员确实让我着迷,夹着包游走在集市上,小商小贩不是递烟就是点头哈腰,是让多少人羡慕啊!咱什么时候也有这样一身服装啊。报考法院是源于一桩案件,记得当时好像是父母单位的一名保管人员监守自盗的案子,开庭的时候跟着父母单位的几个玩伴一同到法院观看的,对神圣庄严的法庭有了认识。但世事总是难以预料,十二月初,父亲接到电话通知,说是让我到检察院报道并到德州市检察院去面试。

尽管在小城里上学几年,但不知道有检察院这个单位,更不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没法,只好硬着头皮前去报道。早晨从家里骑着自行车赶到小城时天才刚亮,街上更是空荡荡没有行人,有几条野狗在寒风中溜达着觅食。那时小城里只有几家饭馆,卖早餐的也就一两家。学校北的通宵饭馆是一家,这家饭馆在我读书的时候常去那里打牙祭。这次我也只好再次光顾,要了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吃饭时顺便的向店家打听检察院在什么地方是做什么的。老板说检察院在小城的最南面,是干什么的还真的说不上来,可能是给大型牲畜做检查的吧?他的一席话瞬时让我激动又忐忑的心蒙上了一层阴影。我还是个刚出校门的学生,怎么去干牲畜检查的活啊!

我骑车来到检察院。当时检察院就坐落在城南的一处湾坑子前面,从东到西办公室一排北屋二十几间平房,南屋也就十几间。正好是上班的时间,他们都穿着豆绿色的制服,带着国徽的大檐帽,宽宽的简章,好像苏联影片中的苏军将领一样,威风凛凛,举手投足间无不流入出的军人的作风。这也让我一下子打消了对检察官的认知,检察院绝不是干诸如牲畜检查之类业务的部门。

最后又经过一次复试和面试,这才于当年的年底正是入职,成为了一名检察官,从此与检察结下了不解之缘。(未完待续)□ 姜浩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