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温暖的瞬间


  崔玉杰
  那天上午监考大学语文时,耀眼的光芒穿过玻璃窗,不偏不倚,泼洒在一位考生的试卷上。虽是十月的天气,但光芒依然刺眼,让人睁不开眼睛,只能眯着。怪不得有位大哲学家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人心;一是阳光”。果不其然,女孩一直挪动着身子,企图找到一个能遮挡阳光的角度,可惜,她的位置正在阳光的包围之中。因为窗帘坏了,已被卸掉,所以光线肆无忌惮地投射在女孩的试卷上。
  我在来回的巡视中,发现女孩正在集中精力写作文,为了不让女孩的思路被打断,为了让女孩的妙语不受阳光的干扰,我毅然决定站在她的桌子旁,为她遮住阳光。看着女孩在一小块阴凉里奋笔疾书,文思如涌泉般迸溅,我很欣慰。
  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后背被阳光照得暖暖的,此刻心里盛满了阳光,亦暖暖的。
  提到暖心,我也曾被温柔以待。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也就刚刚有记忆。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父母为了让我们吃上饱饭,辞别山东德州老家,千里迢迢闯关东。父亲早去了半年,到我们娘儿几个去时好有个落脚地。寒冬腊月的天气里,母亲一人带着我们姐妹三人下了火车,严寒的东北,凌晨时分,滴水成冰。我们娘儿四个冻得牙齿打颤,浑身发抖,脚像是踩在冰窟里一样。最要命的是我,因为年龄小,再加上几天几夜火车上的颠簸,在吉林省磐石县的小火车站,发起了高烧。在这举目无亲、低头无故的地方,可愁坏了母亲。焦急的母亲只能抱着我来回走动。朦胧中,一件军绿色的大衣裹在了我的身上,一阵暖意瞬间袭来,我感觉舒服了好多,真好。母亲赶紧推让:这位同志,“ 您穿的衣服也不多,还是拿回去吧,我们的车一会儿就来了,上了车就好了。”解放军叔叔说:“我不碍事,我可以活动活动,一会儿就暖和了,还是给孩子裹好了吧——你看孩子的小脸烧得通红,这是冻感冒了。”说来也怪,一会儿功夫,我浑身轻松了许多。忽闪着眼睛,看着这位浓眉大眼的解放军叔叔,还笑呢。不一会儿,叔叔乘坐的车来了,他快步跨上车, “大说:嫂,大衣就给孩子用吧,我部队里还有一件。”母亲感动得眼泪溢满眼眶。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祖国大地一片欣欣向荣的盛景。我家里也逐渐变得富裕了,也已于1982年初搬回了老家山东。辗转数千里,这件军大衣,妈妈始终舍不得丢弃。至今,它仍完好的保存在母亲的衣橱里,虽有褪色,但是里边包含的军民感情,永远不会褪色。那位解放军叔叔不是战场上的超级英雄,但却温暖了我那个冬天,用温情抵住了严冬,也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爱的种子,让我学会了帮助别人。
  是呀,这个世界是有不完美,它偶尔也有冷漠、薄情,让人孤独无助;但同时,它也是美好的,那些内心温柔的陌生人,那些疼你入骨的身边人,总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爱着你,护着你,给你力量,陪你走过风雨难挨的日子。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