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素有种棉花的习惯,棉花多,穿衣就讲究,农民也通过植棉走上致富路——德州棉花种植的发展脉络

1959年,董王庄棉花丰收,目前,这个村子属武城县武城镇
上世纪60年代,夏津棉花加工厂收棉花
上世纪80年代,棉花外运
1890年,妇女孩子拾棉花。每个人的胸前挎一个包,摘下来的棉花就放到这里面,一天下来,腰酸腿疼
1890年,武城农民在家门口弹棉花,然后制作粗布,裁剪衣服

  德州素有种棉花的习惯,蔡绍江著《漕运河道图》记载,棉花是清代德州对外贸易的主要产品。由于棉花种得多,致使粮田面积连年减少,粮食一度不能满足市场需要。《德县志》记载:“地产谷不敷用,尤取资于商贩。 ”清康乾二帝曾特谕德州“免关米豆商税,以使谷物流通”。
花行,清代德州商业第一大宗
  棉花买卖,俗称花行。清代的德州商业,花行是第一大宗,《德州志》把棉花列为德州“货之属”的第一项。当时精明的山西商人,在德州、齐河、陵县、禹城等城镇设立布庄、布店收购棉布,然后批发给从事长途贩运的商人,销往口外。民国《恩县志》卷六《实业志》说:恩县的市镇中都有染房,“惟营业者,多系山西人”。
  每年农历八月至十一月期间,运河上面,全是满载棉花,来自临清、武城、冀州、清河、南宫方向的船只。
  清末民初,德州有花行100余家,从商业街到柴市街,鲁德、复兴、长和、义和福等一家接一家,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鲁德花行。鲁德东家邵翼卿,曾任商会会长。店面上有3个经理、1名会计,还有专门管秤的,有行脚、打包匠等十几个人。鲁德花行是坐庄收购,货源主要来自高唐、夏津、恩县、平原、武城、陵县等地。每天收购两三百包,每包重80公斤。它公开的是吃佣钱,即手续费。但是,这种商业主要是靠使秤的手腕和远距离贩运赚钱。
  1937年棉花丰收,当时到德县卖棉花的来自南宫、枣强、临清、阳谷、莘县等周边二十几个县城,日上市量数十万公斤。1938年上半年,收购棉花的花行发展到110余家,较大的花行如鲁德、大成、复兴、义兴等商号都有司账、验级员、店员、厨师、打包工人、运输工人等达五六十人,在黄河涯、桑园等地设有分栈收购,整个德县成了大棉花市场。
  花行生意带旺了旅栈业、餐饮业和百货业的生意,当时有大小旅栈150余家。附近城镇如宁津县的柴胡店、阜城县的建桥、故城县的郑口及德县的桑园镇等地商号也纷纷到德县设店经营。
  1940年德石铁路开通后,更是促进了市场的繁荣。据统计,1937年前,德州市26个主要行业有商号438家,1937年后,迅速发展到916家,其中,旅栈业从50家发展到132家,杂货业从96家发展到187家,货栈业从10家发展到116家,有门面的饭店业从57家发展到96家,上百家商号扎堆开业。
棉布巧成衣
“男添庄重女增俏,夏透风凉冬御寒。 ”棉花多,穿衣就讲究。旧时德州的成衣店和布店是一体的,除了卖布,主要代客制作婚嫁衣服、寿辰礼品、丧祭服饰、僧道法衣等。
  成衣店做针线活的裁缝师傅均是男性,女孩子再能干也不能当徒弟。大点的铺子或者前店后厂,或者外地进货。小的裁缝铺则是顾客请上门去做针线活,少的三五天,多的一两个月。登门的时候,裁缝师傅只带剪子、尺条、烙铁、缝衣针等工具,衣料、线、填料等均由东家提供,且负责伙食。工资根据衣料好坏、式样繁简、工时长短商定。
  清末到日本鬼子进德州,城里有较大的成衣棉布店21家。
  其中,章丘巨商孟家在德州城内开设成祥缎店,开德州专业成衣加工之先河。之后,逐渐形成九大特色品牌,分别是:义和成、东合成、振兴号、源祥号、公庆隆、庆聚祥、恒信隆、德聚永和德庆成,城里面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这里做新衣服。
  最有名气的东合成开办于同治年间,经理甄东和独资经营,甄东和死后,由李宪章继任经理。由于始创阶段主要是靠3间门市部经营绸缎、布匹等,故称布店。资本稍有积累之后,又增设东合泰号,自制新衣、寿衣出售,开始雇佣工人和学徒七八人,后来发展到有店员26人的成衣手工业作坊。每年的收入,东家分六成,被雇佣者分四成。至民国初年,每年收入达七八千块现洋。
  义和成是独家经营的手工业,始终没有雇佣工人,但其加工生产业仍然比较兴旺。平时做寿衣、嫁衣、便衣,都是来料加工。还要为德庆成、东合成、德聚永3家做长袍褂和裙子,也是来料加工,只收加工费。另外,每年抽一定时间到地主、官宦之家做活,如德州大地主“罗千顷”“封百万”、官宦之家“卢阁老”等,都在义和成加工衣服。义和成从徐志福到徐继岑到徐洪喜传了三代,有112年的历史。
  清末民初对婚丧礼仪极为重视,因此,除东合泰、德庆成两家兼营喜寿衣外,还有恒信隆、德聚永两家专营商店。他们从济南、潍坊等地购进较差的布料,雇佣街道妇女加工成一般质量的寿衣出售。高档绣花成衣则从苏杭等地进货,利润很大。 1930年后,旧式的寿衣不合时宜了,寿衣铺买卖逐渐萧条,恒信隆、德聚永两家先后停业,东合泰、德庆成则将经营重点放在棉布上,兼营寿衣。
  1920年以后,又有11家成衣、棉布店开业。分别是:天增祥、千祥永、义聚号、九章号、聚兴东、德聚昌、庆丰祥、永庆号、振东号、瑞昌号和明记号。上述各店以聚兴东布店经营最好。这家店有甄东和、崔中秀、张连芳、王育民4个股东,启动资金3000元。由于经营得法,业务发展很快,门市上有店员10多人,另有专人在青岛、天津等地组织进货。解放初期,这家店将部分资金抽往天津,1948年停业。
  1937年至解放前夕,德州有棉布成衣店27家,其中新开张了14家。1941年以后,日本侵略者为了保证军需供应和控制物资流入解放区,先后6次进行了“强化治安运动”,棉布成为主要物资,进货要申请领取“允进证”,销售不能出德县境,影响了附近乡村和商贩进货,致使生意萧条。
  1943年后,物价暴涨,商品销出后,常常出现买不回原来数量的事情,因此到解放前夕,义聚号、宏昌号、恒大号等商家先后停业。其中宏昌号因出售所谓的“军用布”,经理赵寿廷被宪兵队抓去,以经济犯的罪名判处6年徒刑,其他未停业的布店也是奄奄一息。
  成衣棉布业除坐商外,还有一些沿街叫卖的流动商贩。有的身背几匹布串街叫卖,有的用独轮车推着几种布匹走街串巷,赶大集下乡村。
  土布是当时大多数农民和城市贫民的服装面料,也是农民的一项副业收入。土布有用农民手工纺的土线织的,也有用棉纱织的,周围各县和农村的土布多来德州销售。以前的土布市场在线市街,1937年后连同估衣市一并迁到马市街以南,目前的汽车站附近。
  当时的土布除供本地居民穿用外,绝大多数外销鲁南、东北等地。德县解放后,政府大量收购白布和紫花布以供应军队及干部穿用,至1953年粮棉油统购统销后,土布市场逐渐消失。
要发家种棉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要发家,种棉花,成为德州妇孺皆知的一句口号。
  新中国成立后,棉花等农作物有了较快发展,产棉比较集中的夏津、平原都曾有过银夏津、银平原的美称。上世纪50年代初,德州专署曾在德县的曹村抓点,以带动全地区的棉花生产。 1954年到1958年期间,棉花年均总产达104万担,其中1955年棉花面积达到276.6万亩,单产20.5公斤,总产112.62万担,国家商业棉的采购达到83.95万担。人们称这一时期是粮棉一起上的“黄金时代”。之后,德州棉花发展一度出现了徘徊,到1978年,全区植棉面积161.6万亩,单产12公斤。
  1979年12月15日,全国棉花生产会议在北京召开,强调了棉花生产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山东省迅速贯彻会议精神,并于1980年1月出台了一号文件《关于迅速发展棉花生产的决定》,规定以生产队为单位,每贡献5公斤皮棉,保证口粮180公斤;贡献10公斤皮棉,保证口粮190公斤;10公斤以上,每0.5公斤加口粮2公斤或兑1公斤化肥。
  与此同时,德州地区也推出了联产计酬的“五定一奖”生产责任制:所有棉田实行定人员、定面积、定产量、定报酬、定成本,超产奖励。当时的德州,1978年人均分配40元,半数生产队每人每天分不到一斤粮,政策一出台,获得了极大欢迎,德州农民迅速行动起来,鲁北大地呈现一片繁荣的劳动景象。
  夏津县新盛店镇任宫庄村的宫福成,时任村党支部书记,他带领全村群众走植棉致富的道路,全村植棉520亩,单产皮棉114.5公斤,成为北方棉区的一面旗帜,1979年12月28日,宫福成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农业劳动模范。他4次出席全国棉花工作会议,多次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80年1月,德州地委提出实现全区总产皮棉百万担的目标,但大家没有想到,总产竟达到了200万担。平均一亩地能产籽棉150公斤到200公斤,当时地委领导在会上总结了这样9个字“政策好、人努力、天帮忙”。德州老百姓则喊出了“粮食是金山,棉花是银山,党的政策是靠山”的内心感受。在德州乡镇,农民卖棉花的马车挤满了供销社的院内院外。农民卖棉花后在集市上把几乎能看到的工业品一扫而光,就连电风扇也被富裕了的农民搬了回去。几百年的土坯房推倒了,一砖到顶的砖房一幢一幢盖起来了。几十年的老棉袄脱掉了,新里新面新棉花的新衣裳穿起来了。
  198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头版以《德州地区社员盛赞粮棉统筹兼顾双增产——抓住金,大上银,日子越过越喜人》为题,报道了德州地区在短期内实现粮棉双增产的经验。
  1983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德州地区实现农业县县翻番》的消息,德州农业总产值比1978年增长1.4倍;粮食总产22.6亿公斤,增长50%;收购皮棉63万担;人均纯收入达到370元,增长3.3倍。
  1984年,德州全区粮食总产达到199.7万吨,棉花总产达到36.2万吨,占山东全省棉花总产的三分之一,占全国棉花总产的十分之一,为历史最好水平。
□本报特约撰稿人 王德胜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