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纳凉

暑气难退的夏夜,纳凉成为每个人关注的话题。现在好了,有空调开着,纵使那暑气再顽固,在压缩机的“嗡嗡”声中,也会知难而退。而记忆中的儿时夏夜,其纳凉则原始得很。尽管原始,也别有一番情趣。

每每吃过晚饭,各家各户便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一手拿着马扎,一手摇着蒲扇,三三两两地聚坐在街头巷尾。讲究点的,则搬上一个小饭桌,弄上一壶茶水,放上几个茶杯,相邀几个街邻围桌而坐。待那茶水凉得不冷不热了,一个个端起茶杯“哧溜”一声,来上一口,很是惬意。当然,手里的蒲扇是绝对不能闲着的,一是利用蒲扇驱赶一下难耐的暑气,二是扑打扑打那些飞来穿去的蚊虫。

没有规定的话题,往往预示着会有源源不断的话题。谈谈小麦的产量,道道南方滂沱的大雨,说说田间棉花的长势,拉拉哪家媳妇孝顺哪户孩子争气……一言一语,纯属红泥巴的简陋,丝毫不见大风大雅的神气。动情之处,这个面红耳赤,那个气喘吁吁,尽是些不深不浅的情绪。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就来它个刨根问底;事不关己的,也煞有介事地关心一下,从不随随便便地轻易挂起。

至于我们这些经不住熬夜的孩子,则由大人在场院里或街巷口铺展开一方席子,任由我们在上面滚爬嬉闹,直至玩倦了睡觉休息。那席子大多是用高粱杆编制的,面积虽大,但质地坚硬;讲究一点的,则是用稻草或麦秸秆编制的,松软舒适,很是惬意,相当于时下的席梦思。

一些胆儿大的家长,干脆在自家的小土房的房顶铺一张席子,让孩子在那儿睡觉。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尽管那时的小土屋很矮,但潜在的危险性也很大,现在的家长是绝对不敢采取那样的冒险行动的。不过,那时很少听说哪家孩子从房顶上掉下来过。我想,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一种环境的适应吧。

邓荣河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