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明星大腕”与“追星族”

天地之间有杆秤,这秤是老百姓。人世间一切人和事的好、坏、功过、是非、曲直都要经过老百姓这杆称来称一称、量一量。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正确领导下,经过将近七十年的艰苦奋斗历程,已经由弱到强,由贫穷落后到富裕先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取得了辉煌的业绩。我国在政治影响力、经济实力、军事国防等各个方面各个领域都已经昂首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虽然我们国家在前进的道路上走过弯路、有过失误、犯过错误,但是瑕不掩瑜,我们党和国家始终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勇于自我革命,因此我们的事业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和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全国老百姓一致公认的,是任何人也抹煞不了的。我国的文艺界与其它领域同样,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辉煌业绩,也是不容否定和抹煞的,因为这一方面不是本文的侧重点,故不再多家赘述。但也不必讳言,文艺界近一、二十年也出现了一些令老百姓不满意、不赞成的劣迹丑闻,老百姓关注度比较高,反映比较强烈的主要有如下几点:

一、明星大腕的天价薪酬是违背民意的,老百姓很不赞成。

据各类媒体披露:近一二十年来我国文艺界出现了一种畸形的财富分配现象,最典型的就是明星大腕的天价薪酬问题。我从一些资料中看到有几位编剧的陈述,他们说,近些年不少编剧是流着眼泪写剧本的,辛苦几个月甚至几年写成一部剧本,所得的报酬不足明星大腕拍一集电视剧片酬的十分之一。近些年来拍一部电视剧(或电影)薪酬分配状况大体是:明星大腕片酬占全部投资的少则百分之五十,多则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剩余的百分之三十左右,才由编剧、其他演员、工作人员按不同等级分配,明星大腕是他们的几十倍到几百倍。拍一部电视剧明星大腕片酬少则一千多万,多则三千多万甚至更多。

与明星大腕的天价薪酬相比较,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工、农、兵、知识分子、机关工作人员等等的工资收入简直是天壤之别,差距太离谱了。为我国的强大、为发展高尖端科学技术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在研制两弹一星、航天、航空、航母、高铁、超级计算机、高温气冷核反映堆等等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诸多尖端技术中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是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真正的明星大腕。可是他们的薪酬有多少?十年的工资总和都赶不上明星大腕拍一部电视剧的多,一年的工资薪酬都买不起一个厕所;发明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屠呦呦,总共奖金不够买一个卧室的;广大的工薪阶层(工人、知识分子、教师、解放军官兵、机关干部、工作人员等)十年的工资赶不上明星大腕拍一集电视剧的片酬多;广大农村的农民种十年地的粮食售价赶不上明星大腕拍一集电视剧的多。

值得庆幸的是上述种种不和谐、不公正的弊病已经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前段时间已经采取了一些初步的遏制和纠正措施,只是这些措施还不得力,不到位,效果也很不明显,有待进一步加大力度,出台一些更有针对性、更全面、更彻底的、更有效的措施,达到真正实现按劳分配的原则。

二、文艺界良莠不齐,优重劣寡。

在庞大的文艺界拥有一批德艺双馨、深受百姓喜爱的明星大腕和文艺骨干,还有一大批热爱文艺事业、甘当配角、甘做绿叶的普通演员,因此,在近二、三十年间,涌现了一些令百姓满意的,内容健康、艺术性强、喜闻乐见的好电影、好电视、好戏剧、好歌曲、好曲艺。如:四大名著改编的电视剧《红楼梦》、《西游记》,近期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阳光下的法庭》等等。在众多的明星大腕中比较典型的如赵丽蓉、李雪健、阎维文、郁钧剑、彭丽媛等等,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讲奉献,不计较报酬;不走穴、不炒作、不揽广告、不做代言。有鲜花也有奇葩、狗尾草,近一、二十年文艺界的负面形象、负面新闻屡屡不断,如:吸毒、嫖娼、潜规则、桃色交易、耍大牌、狮子大开口索要高价、不务正业、一切向钱看,走穴、揽广告、做代言千方百计捞钱、发大财,违法乱纪等等劣迹,艺人绯闻丑闻造成了恶劣影响,严重损害了文艺界的形象,败坏了文艺界的名声。

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戏子误国”,这句话确实一针见血,切中时弊,但也有点欠公证,因为仅凭“戏子们”的能量是达不到可以误国的局面的,它是与社会的整个大环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百姓们都很清楚:大体从80年前后社会风气逐渐浮躁起来,政治工作弱化,歪风邪气滋生,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逐渐泛滥起来,有些高干子弟凭借老子的权势和影响力疯狂利用国家政策的漏洞,掀起了投机倒把,大搞“官僚”的活动;一批干部、官员违法乱纪、贪污受贿、权色交易,腐败现象日趋严重。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过悬崖、涉险滩的坚强毅力和胆略,大张旗鼓的开展反腐败斗争,不清除腐败绝不罢休,经过几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措施,反腐败已形成压倒性优势,腐败现象得到了遏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老百姓看在眼里,对此坚决拥护、赞不绝口。腐败是万恶之源,社会上一切丑恶现象,包括文艺界的种种劣迹,都是腐败的外在表现形式,只有清除了腐败,这些问题才能逐渐彻底清除。

三、追星族铁杆粉丝的狂热奇葩行为是一种病态。

文艺界的明星大腕多数是德艺双馨的,有真才实学,有出类拔萃的演艺水平的,有令百姓满意的舞台形象。但不可否认也有不少所谓的“明星”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有一部分是冒牌的“假”明星,通过宣传、造势、花样翻新的炒作制造出来的,伴随着冒牌明星的粉墨登场,一大批追星族、铁杆粉丝应运而生。

我的家在北京五棵松国家篮球馆近邻,我常年能看到各类文艺演出的情况,因此对一些奇葩的现象并不鲜见。

1、凡是明星大腕演出基本上是一票难求,演出的前一、二天,昼夜有顶酷暑冒严寒排队买票的现象,如果买不到票,黄牛倒票可加到三、四倍。

2、追星族的狂热程度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每次明星在北京演出,经纪人的一个电话,一小时内追星族几百上千人便迅速聚集起来,前呼后拥,追随欢迎,而且北京周围几个省市甚至几千里以外的省市也有相当数量的铁杆粉丝昼夜兼程迅速追随赶来,追星族基本上由大、中学的学生和社会青少年组成。在演出过程中,追星族组成庞大的啦啦队,他们在经纪人、粉丝头的授意指挥下狂呼乱叫,吹捧叫好,拼命的鼓掌造势,演出结束后,根据表现分等级给予报酬。 2007年曾出现一个最典型的事例:甘肃女孩杨丽娟,从16岁开始迷恋香港明星刘德华,父亲杨勤冀为了助女儿追星卖家产,举了债,甚至企图卖肾,先后追随刘德华到几个省市,最后追随到了香港,因女儿终没能单独见上刘德华一面,杨勤冀于2007年3月26日在香港投海自尽。这是一个疯狂追星的极端案例。她将自己给偶像明星设置的“霸王条款”强加于别人,这真是一个极端行为的悲哀。

尽管目前文艺界中的种种劣迹尚未彻底消除,但随着反腐斗争的力度不断加强,政府有关部门对文艺界的问题已引起关注和重视,深信在反腐斗争不断取得新进展、新胜利的同时,文艺界的种种弊病劣迹将会逐步得到遏制和消除。“沉舟侧泮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文艺界的前途是光明的,一个风清气正的文艺界会重新呈现出来。

□刘福泰作者系齐河籍在京退休人员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