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的世界里飞翔—“泰山奖”得主创作谈
编辑:刘云刚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1-11-11 10:05 查看: [打印] [ ] 论坛 微博

日前,山东省第二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拟获奖作品名单公示结束,共有2008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间发表或出版的文学作品35部(篇)获奖。其中,我市有三位作家的三部作品获奖,分别为邢庆杰的短篇小说《像风一样消失》,李庄的诗集《李庄的诗》和霞子的儿童文学作品《我叫猪坚强》。
据悉,该奖项的前身为齐鲁文学奖,此前十年间,我市仅有任先青先生一人获得过这个奖项,今年有三位作家同时获奖,是我市文学事业的重大突破。这三位作家和他们的获奖作品到底是怎样的?11月7日,记者对获奖作家邢庆杰、李庄进行了专访;9日晚,又对身在北京的霞子进行了电话专访。


李庄:用诗歌思考这个多样的世界
记者:您的诗歌主要想表达哪些东西?
李庄:以《狮子》一首为例。我是在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与思考。这个世界有时是不可分析的,是模糊的,比较多义。我写诗也是,并不是指明了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时代比较纷繁复杂,大家都在说你对、我对还是他对,其实每个人对世界的看法就只是一种看法。所以我在诗中说“众人眼中的狮子都是幻想,我们听到的雷霆,只是它轻声的叹息”。事物本身是不可抵达的,我觉得永远是在一个抵达的过程中,不管是写诗还是直接对世界的追问,都是这样一个过程。真理包含在世界本身之中,包含在生活里,包含在万物里。所以“狮子将呼吸交给了风,将毛皮交给了原野,将眼睛交给了星斗,它去了哪里”。其实它又回到事物自身之中了。有时候你可以感觉得到,但是你不可以提纯它。人之所以为人,生活是什么……这些最简单的问题,却最难回答。
记者:您觉得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一个诗人应该怎样写诗?
李庄:诗这种文体应该比其他文体更讲究些,它很短小,但不仅仅是几行句子,它不能仅仅是美,也不能仅仅是情感,它应该对这个世界本身有一种揭示,你自身的情趣、境界在诗歌中也应该一起有所体现。有一类诗人浓妆艳抹,擦脂抹粉,仅仅停留在语言的层面,看起来是对意向和语言非常讲究,其实却恰恰是对诗意的一种遮蔽。它不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像一个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化太浓的妆,反而对她本身的美是一种遮蔽。技巧上用的东西太多了是不行的。只要你有那个境界,写出来就是诗,可能非常自由,非常平白如话,但它有诗意。诗歌不是比喻,不是意象,它是调动起你所有积累的一种叙述,在这个叙述中,诗意是从侧面反映出来的。
我希望我的诗,能让大家在里面找到不同的东西。你可以有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学识,有不同的年龄,但在我的诗里,都有一个适当的空间允许你进入。可以理解到什么程度,因人而异。我认为真正具有伟大的经典意义的作品,它应该和自然是同质的。就像泰山,我们可以从前山进,也可以从后山进,也可以坐索道,从空中看。你的角度可以不同,但你总要看到你自己认为的那种美。诗歌本身必须给人留下一种空间来。没空间的,意义导向很单纯的诗歌,我觉得意义不大。诗歌应该是多重的,多解的,就仿佛世界本身一样,它才是有意义的。


邢庆杰:把人性的美丑表达到极致
记者:您的小说获得了泰山文学奖,您觉得它成功的地方在哪里?
邢庆杰:在写法和选材上比较新。题材是农村题材,立意从人性出发,要把人性的美或丑表达到极致。
记者:您觉得您是在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人性?什么样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
邢庆杰:表达人性的方法非常多,我一直在努力寻求和别人不一样的表达。因为文学创作特别强调原创性。为此我在选材上下了很多功夫。
小说中,我写了两个傻子,其中的主角看起来好像是傻小宝,但其实是女傻子。她本来不傻,只是因为受到打击,临时精神错乱的。成为傻子以后,她人性的美,对孩子的呵护,都表现出来。一旦清醒了,发现自己生存在一个自己所不能容忍的环境中,就逃离了,她离开了傻小宝,离开了她的孩子。她想把自己噩梦般的生活掀过去。
有美和丑,这才是真正的人性。很多人写人性,只写美,有很多时候写出来的并不仅仅是人性,而是动物性。人性是复杂的。爱护子女是大多数动物都有的特性,文中写女傻瓜爱护子女,其实是写了她的动物性。只有她清醒了,还原成人,她才表现出人性更为复杂的一面。
记者: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您想表现的人性并不只是定性的评价,而是把复杂的人性展现给读者,给他们的心灵一个冲击和震撼,使读者进行思考,而不是把结论下给读者?
邢庆杰:对。其实我留了很多让读者思考的东西。其中有一些比较神秘的东西,没有确定的指向,作为作者,不给读者下定义,不把事情写明白,而是让读者自己去想象。怎么想都可以。文学作品,尤其是现实题材的,有时候写的太清晰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真正好的作品并不是快意恩仇,并不是明朗、痛快,而是让人纠结。让人有想不透的地方。当然,人们都怀着美好的愿望,希望故事都能有个完好的结局,但生活往往不是这样的,文学要表现生活,也就不能让它太完美。有个缺憾,让人看到后展开思考,展现出人生的多样性和不确定性。
记者:这篇小说的题目为什么叫“像风一样消失”?
邢庆杰:其实它本来叫《在懵懂中相依为命》,后来我觉得这个题目太直接,只是简单地叙述了故事情节,就改了。改成“像风一样消失”,表层上是讲主人公像风一样消失,内涵上是讲她人性善的那方面,也像风一样消失。


霞子:努力为孩子们提供精神净土
记者:您当时是怎么想起来去创作《我是猪坚强》这部作品的?“猪坚强”当时曾经引起不少人的关注,您以它为主题进行创作,不担心自己的作品被遮盖在“猪坚强”事件本身的阴影下面吗?
霞子:当时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汶川大地震中“猪坚强”的故事出现在媒体上之后,我看了就觉得很感动。它能够在废墟之中坚持36天,一开始的时候有300斤,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只有100斤左右了,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坚强了。我想,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遇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就崩溃了——绝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崩溃,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
当时由于这场大地震带来的影响,很多人都在对地震本身进行关注,或对人受到的创伤进行关注,我提出来自己要去对这只小猪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解时,周围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一头小猪能做什么大文章。我觉得它坚强、乐观的精神是非同寻常的,可以以它为基础,写成一部纪实性的童话作品,给人们以激励和启示,我就这么做了;其他的东西我考虑的并不多。
记者:您在创作之前都做了哪些准备?您是怎样把“纪实”、“精神”和“童话”等因素联系起来的?
霞子:创作前我到四川去了解了“猪坚强”的一些具体情况,也了解了一些相关的科学知识。比如这36天它被困的环境中有很多木炭,一方面涵养了很多水分供它生存,另一方面它也可以吃这些木炭,这样对它的身体有什么好处等等。我必须把它生存下来的主客观条件都写到,写得符合科学和逻辑。
在写到地震这个“大妖怪”来临前的生活时,我曾写到它那时的生活,妈妈怎样教育它要快乐,它怎样和大嘴蛙等周围的朋友们交往,又是怎样学到把幸福的种子,播撒给身边所有的朋友,怎样学会帮助别人的……这一切都写得合乎逻辑,又尽量写得有趣,合乎孩子们的阅读习惯,这些都是我在写作中特别注意的。
记者:最初您是如何选择了儿童文学创作这条道路的呢?
霞子:8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中国动漫和儿童文学的原创性情况不尽如人意,可供孩子们阅读的作品并不多,而且大多是“舶来品”或者质量不太高的作品,我感到很痛心。我就决定用自己的努力来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我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为小学二到五年级的孩子写的,因为再小的孩子就不太认字了,再大的孩子,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开始渐渐形成了,而中间这一段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空缺阶段。我要努力把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尽量多的科学知识用好玩儿的、孩子们乐于接受的形式尽量多的奉献给他们,为他们提供适合中国文化的积极向上的精神净土。
□记者 王晓松

1.21K
转播

评论列表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