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城区糜镇政府陈启忠:告别旧土房住上新楼房

编辑:张宏祥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21 09:46 [打印] [ ] 论坛

□讲述人:陵城区糜镇政府陈启忠

采访人:本报记者徐冬晓

    我的父母快70岁了,住在陵城区糜镇孟虎村。每到冬天来临,我就担心他们的身体,乡下太冷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父母仅靠一个小煤球炉过冬。因为怕冷,记忆中父母冬天几乎不敢出门,总在炕上盖着被子御寒。
    2014年12月份,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兴高采烈地炫耀,他和母亲马上就要搬进楼房了,楼上有地暖,在屋里穿秋衣秋裤就行,再也不用为取暖发愁了。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父亲的喜悦。父亲是被老房子折腾怕了。家里的3间老坯房已经经历了30年的风吹雨淋,墙体严重倾斜,每逢六月天还漏雨,想翻修经济条件还不允许。父亲知道我在城里还房贷紧张,一直没有提修葺房子的事,但我看得出他对新房子的渴望。
    记得小时候每年春天我家房子都需要修补一次,不把屋顶重新上一遍泥夏天便会漏。父亲就带着我们姐弟仨到地里捡点树叶草根,到田地里抱几捆麦秸,回来和着黄土做新土坯,换掉旧的。父亲做土坯的水平很高,村里很多人都来请他,我也能跟着去蹭顿饭。这种土坯房夏天最怕下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滴答滴答,父母就从外面捡些罐头瓶子来接水。到了冬天,家里取暖差不多要用500个煤球,还只是敢做饭用,因此屋里特别清冷,根本站不住人。一下雨雪胡同就成了溜冰城,根本走不了人。冬天烧完的煤渣和用过的水直接倒在胡同里,能走的路越来越窄,水都结了冰。到了做饭的时候,烧柴的黑烟就笼罩着整个村子,连几米外的房子都看不到。
    我印象最深的是家家户户都在自己院子里修了一个茅房,夏天蝇蚊遍地,厕所又脏又臭,冬天雪天上厕所就更受罪了。
    2012年,镇上说要进行两区同建,我们起初都不信,因为楼房是城里才有的,我们村里祖祖辈辈居住的是平房。可过了不久,村里就开始征地、拆迁,挖掘机、起重机、推土机轰鸣着开进工地。我们这才相信,住楼再也不是一个遥远的梦。
    旧房子拆掉前,政府给了父母搬家费和租房费,他们就在不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这样就能每天看到村子的变化。镇上还专门聘请了第三方机构,对我家的老旧房子进行了评估,然后给钱补偿。就这样, 5万多块钱的补偿款加上自己7万多块钱的积蓄,按照相关规定,父亲以每平方米900元的价格,买了个二楼120多平方米的新房,当时县城每平方米最少要3000元,足足省了一半多。
    2015年5月10日,这个日子我会记住一辈子,父亲终于拿到了新房的钥匙。政府都给装修好了,啥也不用动,他和母亲就能拎包入住。屋里有地暖,老人的腿也不怕着凉,再也不用裹着厚被子看电视了。做饭有天然气和自来水,也不用烟熏火燎和挑水度日了。
    父母居住的社区是糜镇吉祥社区,是德州市最大的农村社区,整个糜镇驻地附近11个村的1.5万人入住,的的确确成了一个小城市。楼下宽阔的绿地上种植着各种花草,绿地中央还修建了凉亭和健身广场。每天吃过晚饭,父母都会到这里跳跳舞散散步。不远处,社区医院、幼儿园、小学、超市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搬来之前,很多人心里有疑惑,等真正搬过来,才尝到了住楼的好处,都争先恐后来社区买楼。父亲告诉我,现在社区里老面孔越来越多,人们都说多亏了党和政府,赶上了好政策,要不得一辈子住在低矮狭窄的平房里。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