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抗日遭叛徒出卖被害 为申烈后人“接力”寻证数十载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28 10:25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孟庆荣

    德州晚报全媒体记者 汤锦瑶
    乐陵张牌村,数十年来,村里村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没变的,是孟家执着做的一件事儿。
    孟庆荣的爷爷孟昭坤在抗战期间是一名中共地下工作者,因叛徒出卖,1942年惨死在日伪军的黑枪之下。
    75年过去了,因孟昭坤的“上线”余致远县长(余致远是化名,真名张汉卿)也已牺牲,孟昭坤的烈士身份一直未得到确认。为此,孟家奔波多年,足迹遍及数省,找回了一些证据,希望能抚慰长眠于地下的英灵。“1989年,我的父亲去世了,临走前,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爷爷的身份问题,他一走,这个事儿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孟庆荣说。
    今年72岁的孟庆荣,曾当选为德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德州市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获得过德州市双十佳好公仆等荣誉称号。退休后,凭借自己的妙手仁心继续服务社会。治病救人之余,他还牵记着家族使命——为祖父孟昭坤申烈,寻找当年的知情人、线索。
祖父扮演“双面”角色
    1936年夏天,乐陵县黄夹镇张牌村县立初级小学,迎来了县师范附设班毕业的张汉卿校长(黄夹镇邸家村人)。在学校当教师的孟昭坤很是高兴,因为两村相隔几里路,论亲戚关系孟昭坤是张汉卿的表哥,年龄虽然相差十几岁,但走动频繁,亲情较深。
    张汉卿的到来,让孟昭坤更加了解了当时国内形势。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张汉卿改名余致远,投笔从戎,参加了杜步舟的抗日救国军第六团,转战于盐山、庆云、海兴、阳信等地。“余致远投身革命对周围知识分子的影响很大,很多人看到校长都当了兵,也纷纷参军抗日。”(择自《德州市青少年党史国史教育读本》中的《乐陵抗日县长余致远》一文)。随后,在张汉卿的引领下,孟昭坤也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1940年,日军在张牌村安扎据点,拆掉了孟昭坤祖上的所有房屋,改建为据点。孟昭坤全家被赶到村西头借房居住。日军为收买人心,让孟昭坤担任维持会会长。
    据孟庆荣父亲说,余致远得知此事后,同意孟昭坤担任维持会会长,并令其借此机会,深入敌人内部做情报工作。从此,孟昭坤利用职务的便利,与余致远保持单线联系,多次完成任务,两人经常在孟昭坤家交谈到深夜。
因叛徒出卖壮烈牺牲
    1941年1月,余致远担任乐陵县长兼抗日大队长,孟昭坤始终给其送情报。然而,他每次神秘出门,神秘回家,家人只觉奇怪,从不知道他去干什么。
    1942年腊月的一天,孟昭坤探知日伪军要对大孙乡官庄一带扫荡,便把情报交给情报员——前高村高某某,由他再送到目的地。不料,此时高某某已经叛变革命,出卖了孟昭坤,孟昭坤被日伪军抓进了据点。
    在据点内,日军对孟昭坤严刑拷打、威逼利诱,让他说出谁是共产党员,孟昭坤只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其余的什么都没说。酷刑没能让孟昭坤屈服,敌人觉得从他身上再也得不到有价值的东西,便决定除掉他。
    1943年1月20日(腊月十五)下午,时年13岁的村民张万新(解放后曾任张牌村党支部副书记),被派工给据点挑水,亲眼目睹日伪军将年仅39岁的孟昭坤拖到村北门外枪杀。直到深夜,家人才敢到现场收殓遗体。
    不久,孟昭坤15岁的大儿子孟宪斌,也被当成嫌疑犯抓进据点。之后,孟家卖掉30多亩地,才托人将孟宪斌赎出来,保住了性命。
    孟昭坤牺牲后,时任乐陵县县长兼县抗日大队长的余致远,派人到前高村深夜把叛徒高某某拖到村外枪毙,为孟昭坤报了仇。而张汉卿于1943年4月壮烈牺牲,当时村里人只知道孟昭坤当维持会长被日伪军杀害,对于孟昭坤的真实身份却无从知晓。
求历史真相为祖父申烈
“文革”中,曾在张牌村据点当“皇协军”的张风翥(河北人,其叔在张牌村是汉奸头子),在内蒙古包头市食品厂被清理出来,他交代了杀害孟昭坤的过程。据他供述,“孟昭坤只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其他的一概没说”。张风翥承认,是他当年亲手用盒子枪连打三枪,将孟昭坤打死的(引自包头市档案局材料)。
    随后,内蒙古包头市食品厂及有关领导,前来核实张风翥的罪行,主要是枪杀中共地下党员孟昭坤一案,时任乐陵张牌村副书记的张万新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接待了调查组,时任村副书记张官秀也在现场。
    当时的村支部只确定孟昭坤是给抗日政府县大队送信,而被日军杀害的,不了解地下党组织的情况,致使孟昭坤没有被追任为烈士。从那以后,孟宪斌苦于没有找到直接证人,为父亲申烈的愿望便搁置下来。
    1989年,孟宪斌去世,申烈的使命落在了儿子孟庆荣的肩上。75年过去了,孟庆荣和父亲自20世纪60年代便开始四处奔波,查找史料、追寻证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越来越模糊。“爷爷牺牲的情况,离现在时间比较久远,经过四方搜寻,也找到了一些材料,但因没有爷爷当年内线证人,申烈未能成功。”孟荣庆说,“觉得把爷爷的事情讲出来,可以感染一下当代人,也希望知情人提供一些线索,不求别的,只是这样能使我们全家人心里稍得安慰,老人也走得安心些。”
    如果您了解孟昭坤的情况,或者您的家人朋友了解这一情况请与本报记者联系,电话18653465957。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本网站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