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东北女孩不远千里德州追爱 26岁妈妈割腕

编辑:张慧 来源:德州晚报 时间:2014-08-02 10:01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倾诉人:刘霞(化名)26岁现居德州待业□记者俞荣
    我也“我会好好活下不会再自杀了,即便一切都没有了。”7月27日上午,在人民医院,年仅26岁的赵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满目沧桑,他的前夫抱着刚满一周的女儿在旁陪护。三天前,她向前夫发一条短信“永别了”,在家割腕自杀,幸得民警救助及时,挽回生命。如今,还未痊愈的她,看着她曾经深爱的丈夫,和她几乎付诸生命换回来的女儿,过往的一幕幕不断浮现……
  千钧一发,民警救出割腕女子
    7月24日凌晨1点,城区某派出所接到一男子的报警电话,称一社区内可能有女子要自杀,自己是自杀女子的丈夫。来不及说明自杀原因,男子挂断了电话。
    事态紧急,民警迅速赶到幸福社区。深夜时分,小区十分寂静,只有报警男子描述的房间亮灯,透过窗户隐约看到屋内游晃着一个身影。
    民警迅速赶到楼上,虽然室内亮着灯,但无论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应声,情急下民警决定从楼道卫生间的窗口翻入。
    进入客厅后,眼前的一幕令民警吃了一惊,茶几上摆了四五个空啤酒瓶,一瓶安眠药散落在地上,而沙发上的女子,一只手握着水果刀,另一只手臂不断涌出鲜血,搭落在沙发边上。
    此时,女子还有些许意识,见到民警,硬撑着拒绝营救,并质问是谁报的警。民警一边安慰她的情绪,一边将她送去医院。“我在去医院的路上,隐约听见民警给我的前夫打电话,如果我当时还有力气,一定不会让他来医院,他毁了我的一切,还要让他看我的狼狈样子。”躺在床上的赵霞回忆说,自己那时一心求死,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前夫耿勇(化名)。
    据救助赵霞的民警介绍,当他们拨通耿勇电话时,对方显得十分紧张,并叮嘱一定要好好照顾赵霞。在民警将赵霞送到医院后,耿勇很快赶了过来,很急切地询问赵霞的现状,但关于赵霞自杀的原因却始终不肯透露,并将一切解释为两人已经离婚,现在过来只是对“朋友”的关心。
走出鬼门,醒来一心念女儿
    赵霞经抢救后脱离生命危险,为确保病人安全,医生提出多找几个家属轮流照顾病人,并在病人住院手续上签字。这时,耿勇透露,赵霞老家在东北,两年前为跟随他来到德州,和家里人闹翻,之后很少联系。在德州,耿勇是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在办理完全套手续后,耿勇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自己母亲,让她抱女儿瑶瑶来看看赵霞,但被母亲严辞拒绝,并出主意留好赵霞的病例,如果哪天她反悔要争夺孩子抚养权,这段自杀经历说不定会帮助耿家留住抚养权。
    赵霞昏昏沉沉睡了将近一天,第二天下午才醒来。不远处,耿勇见她醒来,急忙上前问她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赵霞没有力气回答,她只觉得自己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后一切都陌生了,眼前这个人甚至陌生到她从来不认识。
    “但是,我也是在那一刻决定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为了这个男人不值得。”赵霞说,她没有拒绝耿勇在医院的照顾,她在德州没有亲人朋友,想要康复就必须接受耿勇的照顾。“我知道我是不会再爱他了,可我想见我的女儿,她还小,需要妈妈。”赵霞眼圈泛红。
    吃过晚饭后,赵霞向耿勇提出见女儿一面,耿勇面露难色,支吾着不肯回答,“我没办法只好自己给他妈妈打电话,前几次一直没人接,最后一次她接了,说话非常恶毒,还告诉我想都别想见女儿。”赵霞说,在耿勇家,耿勇妈妈说一不二,十分强势,事无巨细都要经过她同意,甚至与耿勇结婚后还要求两人每月上缴工资。
    赵霞的电话被挂断了,耿勇在旁显得坐立不安,并最终答应赵霞,明天一早会把孩子偷偷抱出来,一起来医院看她。
婆媳大战,想见孩子难上难
    耿勇果真将瑶瑶偷偷抱了出来,赵霞看到漂亮可爱的瑶瑶,回忆起一年前生产时的场景。
    赵霞当时胎位偏下,且据医生估计孩子有8斤左右,顺产的可能几乎为零,再加上赵霞身体瘦弱,就是剖腹产都很危险。生产当天全家人聚在产房外,赵霞说:“虽然我知道很危险,但那天却很开心,孩子马上就来到这个世上了,而且是全家人为数不多的能为了我聚在一起。”
    伴随婴儿一声啼哭,瑶瑶安全、健康地来到了这个世上,而体力透支的赵霞却面临大出血的危险,几次抢救才从死神手里逃脱。
    耿勇是家里独生子,虽然没有达成生男孩延续香火的愿望,但全家人还是很欢喜地迎接瑶瑶的到来,少有人顾及到刚刚抢救过来的赵霞。“其实,我早就料想到了,他们守着、看着的是他家的孩子,我始终是个外人,婆婆甚至以我身体不好为由,不让我见孩子。”赵霞回忆说,在瑶瑶成长的一年中,本应该最亲的妈妈,却在生活中不断淡化,直到现在孩子还是不喜欢赵霞抱。
    正在赵霞欣喜于可以和瑶瑶单独相处时,耿勇的母亲却径直推开房门,劈头盖脸质问赵霞:“你有什么权利看我的孙女!离婚了为什么还纠缠我儿子?”一句句质问将赵霞逼得无处可逃。“我是孩子的母亲,怀胎十月的妈妈,为了她我命都可以不要,我看他还需要权利吗?”赵霞显然也处在愤怒的边缘,“还有,不是我纠缠你儿子,是他自己过来的,他是因为耿家做了太多对不起我的事,心里内疚才过来。”
    赵霞和耿勇妈妈的争吵很快惊动了医生和护士,一番劝解后,俩人算是消停了,但仍然对孩子的去留僵持不下,而站在一边的耿勇却始终不肯拿主意。
    最终,耿勇妈妈警告赵霞,孩子的抚养权是她自己放弃的,如果强行留下孩子,耿家就会提起诉讼,而今天算是给赵霞和孩子最后一上午的告别时间。
旧情不复,重拾生活信心
    看着瑶瑶在自己身边渐渐有了欢笑,她对女儿的眷恋与不舍溢于言表。但是,赵霞始终想不明白,6年前那个阳光率真的耿勇哪去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赵霞说,6年前她与耿勇在青岛海洋大学相识。热情开朗的赵霞是学校啦啦队队员,一次新生联谊篮球赛,她认识了这个酷爱体育、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耿勇,两人一见钟情。4年大学时光结束后,赵霞不顾家人反对,背井离乡跟随耿勇来到德州
    可是,婚后不久,赵霞就感觉到这个家庭十分压抑,耿勇妈妈十分看不惯这个东北来的儿媳妇,家里大小零活都吩咐她来做,赵霞有几次忍不住向耿勇抱怨,却被耿勇以“不尊重家长”训了一顿。“我选了一条没法回头的路,只能走下去,为了做好婆婆吩咐的事情,我辞去了工作,专职在家里打扫卫生、做饭洗衣,可她依旧鸡蛋里挑骨头。”赵霞说。
    不久,赵霞怀孕,这是耿家的第一个孩子,全家人非常重视,这段时间也是赵霞唯一感觉到家庭温暖的时候,女儿出生后,她又变回了原来的境遇。“婆婆人前人后,不分场合地数落我,我有时候照镜子都觉得不认识自己。”赵霞说,因为一点小事,她和耿勇妈妈吵了起来,情急下说出“离婚”两个字,没想到耿勇妈妈竟火上浇油,直说“早就该离,赖在这里不走”。
    这句话激化了矛盾,赵霞写好离婚协议,要求女儿的抚养权和一部分财产。晚上,耿勇回家两头劝解许多还是无效,向赵霞表示在这件事上愿意和赵霞站在同一战线上,但母亲固执,肯定会以赵霞没有收入来源争夺孩子抚养权,如果硬碰硬肯定没好处,不如“迂回”一下,在协议上写明,暂时放弃女儿抚养权,等自己在德州稳定后,再要回女儿。
    “就这样,我6年的感情像个笑话,生活了两年的家庭像个陷阱,除了一所空房子,我什么都没有了。”赵霞说,“但是我不认命,我要过新的生活,要回女儿的抚养权,拼尽全力也要把她养育成人。”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