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付出却遭遇背叛 痴情郎杀女友捅情敌
编辑:夏玉艳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1-11-21 09:06 查看: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德州某县商贸大厦附近是城区最繁华的地带,这里每天人流如海,车流如潮。2011年10月31日18时许,天渐渐黑下来,路灯亮了,过往的车辆也打开耀眼的车灯。“救命,救命……”忽然从大厦地下停车场出口处传来凄惨地呼救声,循着呼救声人们看到惊恐一幕:一名身穿米黄色上衣的青年女子手捂肚子,而指缝里正往外冒血,她面露痛苦表情,慢慢地瘫在地上。一高个男子向西飞跑,一矮个男子手持滴血的匕首追赶,身后留下一串殷红的血迹。惊险,恐怖,人们惊呆了!

    德州某县商贸大厦附近是城区最繁华的地带,这里每天人流如海,车流如潮。2011年10月31日18时许,天渐渐黑下来,路灯亮了,过往的车辆也打开耀眼的车灯。“救命,救命……”忽然从大厦地下停车场出口处传来凄惨地呼救声,循着呼救声人们看到惊恐一幕:一名身穿米黄色上衣的青年女子手捂肚子,而指缝里正往外冒血,她面露痛苦表情,慢慢地瘫在地上。一高个男子向西飞跑,一矮个男子手持滴血的匕首追赶,身后留下一串殷红的血迹。惊险,恐怖,人们惊呆了!
    这是德州某县“10.31凶杀案”监控录像中的凶险一幕。2011年11月14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李寒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一见钟情,他们成为“夫妻”


    持匕首行凶的矮个男子名叫李寒,今年23岁,初中文化,河北省隆化县大孔沟村人。穿米黄色上衣,瘫在地上的青年女子叫张淑红,今年22岁,初中文化,德州某县大柳树村人。他们俩是“夫妻”。
    2008年6月,张淑红初中毕业了,那时她才17岁。她家祖祖辈辈以种田为生,家境窘迫。看到终日劳作的父母,她不忍心继续读书,想独自出去闯荡,为家庭增加一些经济收入。于是,在亲戚的介绍下,她来到北京市大兴区一食品厂打工。在这里尽管工作劳累,但每到周末她都出来转转,开开眼界。这样的日子她非常开心。
    一个周末的下午,她和一老乡出来溜达,路上她们遇到一个老乡认识的二十多岁小伙子。一番说笑后,张淑红了解到他叫李寒,河北省隆化县的,他在邻近的电子厂打工。李寒个子不高,体形偏瘦,貌不出众,但眼睛炯炯有神,显得特别精明。李寒虽然跟她的老乡说话,但眼睛不时地瞟着张淑红,被她那白皙的皮肤,俊俏的模样,优美的身段吸引了。
    这次萍水相逢他们都给对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到周末他们都不由自主地来这里说说话。由于投缘,他们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并同居在一起。
    他们恋爱了,同居了,但她不敢告诉家人,因为她知道父母是没有多少文化,没见过大世面的农民,他们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容不下她们这种恋情。


◎心有不甘,她回乡后移情别恋


    过了几个月,张淑红怀孕了。又过了几个月,她要生产了,便随李寒来到他的家乡。低矮的房子,简陋的家具,操着浓味方言的家人。这就是他的家吗?这不是她想象的归宿,她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一辈子。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孩子出满月了,她要回家看看。自从离家打工后,她只回家过一次,以后再也没回来过,她非常思念家人。她不敢说在外“结婚”生子的事,就只身一人回来了。
    女儿回来了,家人非常高兴。母亲看着俏丽的女儿身形变了,觉得不对劲,就问她。“结婚”生子的事情瞒不下去了,张淑红就把实情告诉了家人。母亲恼了,一边骂她,一边大哭;父亲怒了,暴跳如雷,坚决不承认他们这桩不光彩的“婚事”。家人强行把她留在家里,不让她走。
    张淑红回不去了,长时间分离,李寒忍不住思念之苦,就经常来看她。张淑红不敢让李寒去见家人,李寒就住在县城的宾馆里。
    地里没有多少活计,家里也没有多少事情,实在耐不住了,张淑红就想出来找点事干,挣钱养家,也开开心。后来,在一同学的介绍下,她去了县城经济开发区一家公司打工。近几年,县里经济突飞猛进,迅速发展,在家打工的工资收入比外面差不了多少,还能顺便照顾家人,她觉得很满意。北京虽然繁华,但那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自己在那里也扎不下根。她不想回去了。
    后来,她又认识了一小伙子,这小伙子叫刘大强,体形高大,浓眉大眼,也在开发区打工。随着频繁地接触,她爱上了他,对李寒的感情渐渐淡了。


◎痴情郎诚心劝不回她的铁心肠


    张淑红回了老家,她的孩子就由李寒的母亲照管。在农村,五十多岁的妇女还是主要劳力,可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后,李寒的母亲就全力喂养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女友不回来,李寒也没心思打工,家庭少了一份主要收入。喂养孩子需要不少钱,这对一个本来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又增加了沉重负担。为此李寒心急、焦虑、伤感。
    2010年春节前夕,在李寒的一再央求下,张淑红回来了,但她的心思没在这里,对孩子也没有流露出多少情感,只待了两天就匆匆走了。张淑红不恋这个家,也不爱孩子,李寒非常不满,但为了维持那种无名无实的“夫妻”情分,为能使她回心转意,李寒经常给她打电话、发短信,还三番五次的来看她。
    今年7月,张淑红所在的公司建职工住宅楼,价格挺便宜,她想买一套,因为没有钱,她跟李寒说了,想让他凑点。李寒为了保住“家庭”,表示愿意拿钱给她,但买一套楼需要不少钱,凭着他的家庭境况能拿出多少来呢?为此他们争吵不休。以至于后来他们不能通话,不能见面,否则就是激烈的争吵。再后来,张淑红提出要和李寒分道扬镳,但李寒对她还是那么情深意浓,没有同意。
    李寒知道张淑红特别喜欢电脑,曾多次说过要买一台。为了讨得张淑红的欢心,他特意到北京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2011年10月28日下午,李寒带着电脑,又坐车来到德州。和以往一样,张淑红让他住在宾馆里。晚上下班后,她来到宾馆,对电脑格外热心,却冷淡了李寒,这使他更加伤心。当晚,他们因为孩子、房子、婚姻又发生了激烈地争吵。次日早晨,张淑红拿着电脑匆匆走了。


◎遭遇情敌,他挥起滴血的匕首


    李寒这次来到德州后,不是待在宾馆,就是泡在网吧,很少见到张淑红,即使见到了,她也阴沉着脸,没有欢喜模样。这让李寒预感到又一次枉费心机了,希望成为泡影,他绝望了,就冒出罪恶的念头:她不爱我,谁也别想得到她!于是,他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一把匕首。
    他给张淑红发信息,让她来宾馆谈谈。张淑红说她正忙着,还要去外地,故意回避。10月31日下午,李寒感到郁闷,便来到街上,随意溜达。快黑天时,他忽然看到张淑红在某商贸大厦西侧用手机打电话,李寒追过去,让她把手机挂了,说说他们的事。她一边摆手,一边晃着脑袋,继续通着电话。李寒气极了,飞起一脚,踹在她的腿上。张淑红晃了晃身子,险些摔倒,气恼地哭了。她又拔通手机,和对方说有人正在打她。
    一会儿,来了一穿方格衬衫的小伙子,这小伙子一米八的个头,显得格外雄壮有力,而且来势汹汹,他就是刘大强。刘大强怒气冲冲地说:“你竟敢来这里撒野,也不问问我是谁?”李寒火了,指着他的脑袋说:“我们是两口子,你算干吗的?”刘大强说:“我是她的男朋友。”李寒愣了,她的“婚姻”还没有结束,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男朋友来?他恼羞成怒了,跺着脚、咬着牙对张淑红吼道:“你真行,咱俩的事还没解决,你就又谈上了!”说罢,他迅速从包里掏出匕首,冲她腹部捅去。刘大强看他疯狂了,就一边拉扯他,一边夺刀。李寒已经红了眼,又用匕首向刘大强的腹部捅去。刘大强被捅后转身往南跑,李寒将滴血的匕首,用力向他后背扔去……
    一会儿,吼叫的救护车赶来,将倒在血泊中的张淑红、刘大强急速送往医院,但因伤及内脏,失血过多,两人不治身亡。


◎走投无路,投案自首方知悔


    行凶后,李寒跑到商场一侧的过道,飞奔着逃离现场,坐上一出租轿车离开德州某县,后又转车去了沧州、唐山。后来,经过长时间的奔波,他回到家。当家人知道他做了这么大的孽后,母亲立即昏厥了,父亲也嚎啕大哭起来。看到家人气愤、无助、绝望的样子,他如梦方醒。他把自己毁了,把家庭毁了,把人家也毁了。此时,极度的恐惧感笼罩心头。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往那里逃?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于是,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父母叩了几个响头,然后辞别了家人,来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
    犯罪嫌疑人李寒为情疯狂,行凶杀人,其行为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涉嫌故意杀人罪,跌落罪恶深渊,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人物为化名)

□通讯员 赵玉刚

1.21K
转播

评论列表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