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举牌“转让女儿救儿子”引争议

  

近日,一张父亲举着“转让女儿救儿子”广告牌的图片引发社会关注。广告牌中写道,4岁的儿子患有白血病,家中无力负担治疗费用,如果有人愿意出钱治疗儿子,可以将同样4岁的女儿送给对方。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孩子病情确实属实,目前其家人已经在各大众筹平台募集了9万余元,但是,其中近4万元由于网友举报无法提出。

昨天下午,孩子的母亲陈兰琴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转让女儿救儿子”只是为了引起社会的关注,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并不是真的要“转让”女儿。

 “转让女儿救儿子”引关注

近日,一张父亲举着“转让女儿救儿子”广告牌的图片引发网友激烈讨论。广告牌中写道,4岁儿子城城,2018年7月被确诊患有白血病,治疗已经花费了5万元,后续治疗还需要五六十万,目前家中负债累累,无法抚养同样年幼的龙凤胎女儿。“如果有哪位好心人能出钱帮助儿子治病,就把女儿送给他。”

针对这位父亲的行为,有网友表示“这是赤裸裸的重男轻女”,也有网友表示“这种筹款方式有炒作之嫌”,更有网友质疑是否是个骗局。

还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关于城城病情的筹款出现在爱心筹、水滴筹等各大筹款平台上,筹款的金额从10万到70万不等。北青报记者在水滴筹的筹款信息中看到,这位父亲名叫梁育佳,四川省峨眉山市五一村人,家里共有六口人,父母、妻子陈兰琴和一对龙凤胎儿女。城城被确诊为白血病后转入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接受治疗,家人希望通过水滴筹募集捐款30万元用于城城的治疗。

患儿家庭月收入7000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城城的母亲陈兰琴。陈兰琴确认,照片中举着广告牌的男子为孩子的父亲,照片拍摄地是在四川成都华西坝地铁口附近。“就在孩子就诊的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旁边”。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儿童血液科的一位值班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城城确实患白血病在该院治疗。该医生表示,虽然城城的具体病情细节不便透露,但是目前孩子的身体状态相对稳定,如果治疗顺利的话花费不会太高,“顺利的话肯定用不了五六十万”。但是对于具体的治疗费用,该医生表示目前还很难预估。

据陈兰琴介绍,孩子的父亲梁育佳目前在贵州一个铝厂打工,每月有三千多的工资,家里平时由她和孩子的爷爷奶奶照料着。孩子的爷爷也会在工地做小工补贴家用,“平均每个月家里有七千左右的收入”。但是这样的月收入对于孩子的治疗来说,还是捉襟见肘。

有平台已叫停筹款

陈兰琴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已经在爱心筹、水滴筹和春雨筹三个平台进行筹款。根据陈兰琴提供的平台筹款界面显示,目标金额分别为70万、30万和10万元。陈兰琴表示之所以设立这样的目标金额,主要是考虑到孩子如果出现感染,需要骨髓移植,可能需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据陈兰琴介绍,目前在爱心筹上已筹到49000多元,水滴筹上筹到30000多元,春雨筹上不到1000元钱。“水滴筹上的筹款,因有人举报,所以无法提现,现在能用的就是爱心筹上的40000多元。”

北青报记者从水滴筹方面了解到,城城家属在该平台发起的筹款,从8月8日开始不断遭到举报,目前平台在与城城母亲沟通后终止了筹款。据了解,截至昨天17时,城城的筹款项目收到捐款3.9万余元,由于目前水滴筹正在处理针对该项目的投诉,所以这些捐款目前不能提现。

陈兰琴表示,丈夫梁育佳的“转让女儿”求助方式迅速让他获得了社会的关注,筹的钱也迅速增多。求助前,爱心筹只筹得了一万多,他求助后,数字迅速增长到了4万。然而,也给他带来了许多骂声和质疑。

对话

陈兰琴: 情急之下写的 不妥,欠考虑

近日,一位年轻父亲举着“转让女儿救儿子”的广告牌在四川成都一地铁口求助的消息引起社会的质疑。昨天下午,孩子母亲陈兰琴告诉北青报记者,此举只是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并非真要“转让”女儿。

北青报:我们看到孩子父亲在街头求助,说是为了救儿子要把女儿送出去是吗?

陈兰琴:没有,没送,怎么可能送出去。

北青报:但是我们看到孩子父亲确实这样求助了。

陈兰琴:当时也是着急了,筹不到钱,就想了这个办法。也是为了引起社会的关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情急之下才这么写的。

北青报:如果真的有爱心人士想要领养这个小女孩,你们是怎么打算呢?

陈兰琴:不给啊,肯定不给,谁都不给。也有人问我们转让需要多少钱,也有人说领养,但是我们都拒绝了。

北青报:孩子父亲发出“转让女儿救儿子”的求助后对你们筹款有帮助吗?

陈兰琴:有帮助,当天就有人加我们微信捐款,但是很快微信号就被封了。

北青报:有没有听到质疑的声音?

陈兰琴:有的。很多人骂我们,说我们重男轻女。我老公现在被骂的什么也不想做了,电话也不敢用了,手机都放在朋友那儿,都快坚持不住了,但是没办法。儿子是我们的儿子,女儿也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不可能说是救儿子把女儿卖了。

北青报:所以为什么会打出“转让女儿救儿子”的广告牌?

陈兰琴:我们只是为了引起关注,让好心人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像这样的病,我们这样的家庭是承受不起治疗费用的。我们现在知道这肯定是不妥的,当时也是欠考虑。(本组文/本报记者 杨凡 实习生 李卓雅 向连)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