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扑朔迷离的列车割耳惨案

编辑: 来源:长河晨刊 时间:2006-07-30 16:44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关键词:列车割耳惨案

    在飞速疾驶的列车上,突发血案:受害人双眼和嘴巴都缠着胶带、双手被反绑、双耳被割、浑身是血地蜷缩在厕所的地板上……
    铁路警方立即抽调数十名警力投入调查,然而,凶手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列车上的凶杀案

    2006年5月24日晚上,久旱无雨的中原大地,突然下起了一场喜雨。
    当晚9时许,自太原开往商丘的2504次旅客列车,即将到达开封。为了保证沿线站点的清洁卫生,按照惯例,列车进站前要锁闭厕所。4号车厢列车员苏百成像往常一样,早早地站到了厕所门前。门上的锁孔显示为红色,厕所里面有人,小苏就在厕所门前等了一会儿,见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就上前去敲了敲门,提醒里面的人快一点。如此几次之后,既没见有人从厕所里出来,也没见里面有什么反应,眼看着列车马上就要进站,小苏急了,就用钥匙拧开了门锁。
    厕所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呈现在小苏眼前的,是一幅极其恐怖的场面——一位中年男人被反绑着双手,双眼和嘴巴都捆扎着白色胶带,浑身是血地蜷缩在地板上,厕所里到处都溅满了鲜血……
    “不好了!杀人啦……”片刻的愣怔之后,小苏惊叫着跑向车厢的另一头,向当次列车值班乘警报了案。正在车厢里巡视的乘警杨福安,当即被小苏的话吓了一大跳。他先向当值乘警长李勇简单地报告了一下情况,然后就跟在小苏身后,向案发地点跑去。
    当时,列车已经停靠开封站,准备上下车的旅客们,听说列车上发生了凶案,一个个大惊失色,一些买好票准备上车的乘客,不敢再往车厢里走,一些原本没有到达目的地的乘客,嚷嚷着要下车,而另一些胆大好奇的旅客,则围在厕所边上,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杨福安跑到案发地点,分开众人,立即蹲下身来抢救受害人。他先解掉缠在受害人嘴上、眼部的胶带,又用刀割断捆受害人双手拇指的塑料扎带,然后当他想把受害人从地板上抱起来时,吃惊地发现其除背部有一处明显的刀伤之外,两只耳朵竟都被齐根儿割掉了……
    因为开车时间已到,列车正点启动。这时,乘警长李勇和列车长等人赶了过来,他们先将受害人从厕所里抬出来,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然后便与即将停靠的兰考站取得联系,请求兰考县120急救中心准备接站。
    当晚10时许,列车停靠兰考站,在乘警的陪护下,受害人很快就被送进了兰考县人民医院。
    经过医生一番紧急抢救,受害人终于摆脱了生命危险,但由于身负重伤、失血过多,身体非常虚弱。乘警们本来不忍心去打搅他,可案情重大,为了及时掌握线索,尽早破案,他们又不得不在病床前对受害人进行了询问。
    面对乘警长关切的目光,头上和身上多处缠着绷带的受害人,终于开了口。他说,他姓郑,家住山西省太原市郊区,5月24日下午,他从长治北站登上2504次列车,准备到商丘去联系一笔生意。列车从郑州站开出不久,他起身去上厕所,看到厕所里有人,就站在门外等着,谁知厕所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青年从里面伸出手来,一把将他拉进厕所里,并且反锁上门。还没等他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甚至连男青年的模样都没有看清,那人就已把他的双手拧到身后,将两个大拇指捆了起来,接着又用胶带缠住了他的眼睛和嘴巴,然后便活生生地割掉了他的两只耳朵,并且在他的背部狠狠地扎了一刀……

“受害人”疑点多多

    案件发生之后,郑铁公安处搞刑侦出身的甄国平处长非常震惊:在人员密集的旅客列车上,竟然发生了性质如此恶劣的案件。
    案情就是命令,郑铁警方旋即成立了“5·24”专案组。当天深夜,郑铁公安处主管刑侦的副处长王高潮带着刑侦技术人员,分乘两辆警车,冒雨赶到了兰考。一到医院,他们就向郑某询问案情经过。可是,说不清到底是由于惊吓过度,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受害人除一再惊呼“太突然了”之外,竟对“男青年”的体貌、口音等全都记不清了。
    受害人提供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发地点又非常特殊,必须立即展开调查,否则,等列车到达终点站之后,调查取证就更加困难。为此,专案组当即决定:兵分四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缉拿凶手。
    根据安排,以2504次列车值班乘警为主的5位同志为第一组,立即对第三和第四节车厢的193名旅客逐一进行访问,把正在打瞌睡或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旅客一一问了个遍,既没发现可疑人员,也没找出任何有用的线索。
    第二组为刑侦技术人员,他们悄悄登上2504次列车之后,立即对现场进行了勘察。结果显示,发案厕所内有大量血迹,且均为同一血型,可以初步确定为受害人所留,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搏斗和挣扎的痕迹,惟一一只带血的足迹,也是受害人留下的。在案发现场,调查人员既没见到受害人被割的双耳,也没找到凶手作案的刀具。
    与此同时,第三、第四组则投入大量警力,对郑州、开封及兰考三站及其附近的宾馆进行了大规模排查。一条条线索源源不断地反馈到指挥部,但都没什么参考价值。调查工作一开始,就显得困难重重。
    在多路人马紧张的忙碌中,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又一个紧张的白天过去了。可是,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案情不仅没有明朗,问号反而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受害人原本也是个身强体壮的汉子,面对要加害自己的凶手,为何不做丝毫反抗,甚至在受伤后也没做任何自救的努力?厕所里发生了这么严重的血案,厕所门外的旅客怎么就没听到一点儿动静?案发现场鲜血淋漓,凶手的身上不可能不沾染血迹,那么,他又是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逃离现场的?
    另外,要想从外面锁闭厕所门上的锁,必须借助乘务员手里的专用钥匙,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凶手逃离现场前,又是怎样反锁上厕所门锁的?还有,究竟是谁制造了这起血案?他为何要铤而走险,冒着随时被发现的危险,选择在人多眼杂的列车上作案?凶手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为财?为情?还是为仇?
    为了早日打开这一个个问号,5月25日夜里8时,专案组在兰考车站公安所召开了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决定进一步扩大调查范围,一定要在茫茫人海里找到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5月26日一早,15名民警牵着两条警犬,分成两组,在发案区段的陇海铁道线上,徒步开始了地毯似的搜查。由于刚下过雨,天气闷热,道路泥泞,再加上铁路沿线大多杂草丛生,搜查工作非常艰苦。15位民警像大海捞针一样,整整用了8天时间,硬是把郑州至兰考铁路两侧的每一个可疑点都翻了个遍——
    5月27日,他们在杂草丛中先后提取了两只带血的银灰色手套;6月1日,他们找到了一把沾满血丝的单刃短刀;6月3日,又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提取了大半卷胶带和两根白色塑料扎带,但“受害人”被割掉的双耳,却始终杳无踪迹……
    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干警们都感到不可思议:手套上只有受害人的血迹,这似乎并不奇怪,可胶带和塑料扎带上为啥都只有受害人留下的指纹?凶手怎么这么狡猾,竟连一个指纹都没有留下来?
    在古都开封,经过几天艰苦细致的工作,另一组调查人员,终于将当天坐在2504次列车4号车厢厕所旁边的两位旅客找了出来。据其中一位姓陈的旅客反映,当天晚上,列车从郑州站开出不久,就有一位男乘客提着一个旅行包走进了厕所里,而且一直都没再见到他出来。调查人员把郑某的照片夹在其他人的照片里,让陈先生辨认,没想到他竟很快就将郑某指认了出来。
    与此同时,被派到山西郑某原籍去调查的6位刑警,也开始了明查暗访。在走访中,邻里们都反映,郑某平常不太爱说话,为人比较和善,没听说他跟啥人结过仇。他们还说,郑某其实非常聪明,多年来一直忙着在外面做生意,可就是运气不太好,总也没挣到什么钱,所以,家里经济状况一直都比较困难。
    就在6位刑警为找不到有用的线索而挠头之际,有人无意中透露了一条线索——2005年6月17日,郑某曾在两家保险公司购买了4份意外伤害保险,投保期为一年,主要赔付范围为乘坐飞机、火车、船舶等出现不可抗拒的死亡、伤残等,赔偿金额合计高达80万元人民币。
    “莫非郑某是为了骗取保险公司的赔偿,自己对自己下了狠手?”这条线索传回到专案组之后,正为案件久攻不下而愁眉不展的王高潮,突然冒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念头。
    可是,如果真是自残,自割双耳倒很简单,可要用刀捅伤双手够不着的后背,然后再用塑料扎带反绑住双手大拇指,则有很大难度,郑某又是怎样独立完成的呢?

为了离婚竟自残

    为了掌握确凿的证据,专案组专门做了三次现场模拟试验,结果发现,自伤后背、自绑双手,看似难度很大的“技术动作”,都可以独自完成。
    至此,看似扑朔迷离的云雾,已被一点点地驱散,全部的疑点都集中到了“受害人”身上。
    6月16日,专案组得知郑某的伤情已基本痊愈,遂决定正式对他进行讯问。
    郑某被叫到了一间医生休息室里。一开始,他还装出一脸可怜相,让专案组为他报仇。等听了办案人员抽丝剥茧、环环相扣的提问之后,他才知道,专案组已经掌握了他实施自残、谎报案情的证据。于是,他不得不乖乖地低下了头,承认是他自导自演了这场血案,但他却说,他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骗保,而是为了离婚。
    郑某说,由于长期独自一人在外做生意,他跟在家带孩子务农的妻子之间,渐渐地生出了一些嫌隙。为此,他曾多次提出要跟妻子离婚,结果不仅遭到了妻子的坚决反对,甚至还招来了一些亲友的冷嘲热讽。今年年初,在太原搞电器修配的他,暗恋上了一个女同行。为了扫清障碍,早点将心仪的女人弄到手,他又一次想到了离婚。可是,怎样才能给妻子一个“强刺激”,从而让她答应跟他离婚呢?他想来想去,竟想到了自残这一招,他想制造一个因婚外情被他人伤害的假象,迫使妻子彻底死心,从而达到离婚的目的。
    5月24日下午,经过多日筹划的郑某,带着事先准备好的自残工具,登上了2504次列车。车过郑州之后,他就悄悄地溜进了4号车厢的厕所里。他先把门反锁,然后打开旅行包,戴上手套,拿出自制的短刀,固定在窗口的一根护栏上,并将事先做过手脚的塑料扎带拴在水管上,然后又用胶带缠住了嘴巴。等这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他把心一横,转过身子,将后背猛地一下撞向了固定在护栏上的短刀,造成了被他人伤害的假象。接着,他忍着剧痛将短刀取下,扔到了窗外。为了把被害的假象演得更加逼真一些,他又取出一片裁纸刀片,一咬牙,飞快地将自己的两只耳朵都割了下来,并且连同刀片一起扔到了窗外。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钻心的剧痛和淋漓的鲜血,并没有让郑某自乱方寸,接下来,他又按计划用胶带蒙上了双眼,将双手的大拇指伸进事先设好机关的塑料扎带里,用力一拉,造成了双手被反绑的假象。等这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完成之后,这才非常痛苦地躺倒在地板上,等待列车员开门来救他……
    按照法律规定,郑铁公安处本应对郑某处以15天行政拘留,可考虑到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他们网开一面,没有进一步追究他的法律责任,而是在他基本康复之后,于日前将他送上了回家的列车。
    临上车时,郑某流下了复杂的眼泪。是的,法律责任可以免除,身体上的伤痛很快也会康复,可荒唐举动所带来的无耳结局以及精神上的创伤,却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痊愈的……          

评论列表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