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点亮“赶考”明灯

每推动一项工作,杜丹(左二)都会认真征求群众意见

得到群众认可,是魏建军(左)最开心的时刻。记者王志伟摄

王宁(左)与邻村党支部书记崔万国交流基层治理经验。嵇磊摄

古往今来,赶考一词总带着一种朝着艰难开拔的雄壮,带着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

这是一次由时代出题、群众阅卷的初心之考。 4月15日,从全市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在职在编人员、退休人员和乡镇(街道)公益性岗位人员、临时聘用人员中遴选出来的,平均年龄39岁的306名农村党组织书记正式上任,踏进为软弱涣散村和后进村祛病摘帽的“考场”。

软弱涣散村和后进村班子弱、队伍散、人心乱,社会治理水平较低、发展后劲不足。“我们是带着赶考的心态,与群众赴一场春天的约定。”这是一位遴选书记极具浪漫主义色彩的表述。他们义无反顾,任期3年,与原工作单位脱钩。

使命面前,“初心”圣火点亮了306盏明灯;头道“客观选择题”面前,考场“沙沙沙”的奋笔之声恰如春风拂过田野的脚步、春雨洒落大地的交响……

半年后,我们在“考场”上,见到了其中几位。

杜丹:誓把失去的民心赢回来

4月22日,宁津县杜集镇闫庄村党员活动室内,一场围绕筹集村内道路“户户通”工程款的论战正在交锋。

“户户通”是不是民生实事、好事?肯定是。它连接了农村道路与村民家门口的“最后一米”。

但完成“户户通”,需要27万块砖,预算近12万元。此时,村集体账面上仅有7000多元,刚要烧第一把火的杜丹失眠了3个夜晚。

“要想干成事,决不能弱不禁风;不能等钱办事,因为民心不能等!”杜丹警校毕业,此前是宁津县司法局的一名正式司法干警,说话、办事自带一股子果敢、英气。

杜丹酝酿了一个决定:募捐!

她带头捐了1000元,村“两委”成员、党员积极跟进,但满打满算凑了不到2万元。

攥着零头,杜丹召集了一场村民代表大会,希望号召更多群众参与进来。

杜丹说明情况后,先是一片寂静,继而变成一阵狂风暴雨——

杜书记下村不带钱,那来干嘛呢?

让俺们拿钱,俺们去哪儿整这钱去?

俺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弄不好又是为了往上爬……

一个村民越说越激动,干脆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杜丹的鼻子嚷道:“杜书记,甭在这儿跟我们说这个,谁傻啊,把钱给你?我还是那句话,农村这堂课不是你从书本上学来的,你也学不会!这事你搞不成,不信走着瞧!”语罢,竟转身摔门而去……

事实上,群众的抵触如此强烈,既在杜丹意料之中,又在她意料之外。她上任之前,闫庄村党支部书记一职,因为找不到合适人选,已经空缺了很长时间。为啥?接连几任村支书,个个管不住手,明里拿、暗里伸,歪风邪气脏了自己,更脏了共产党人的形象,弄得民心乱了、散了,村支书选出一个,群众告倒一个。

又是一个不眠夜。杜丹想出了新办法:村里工作做不通,就到村外“化缘”。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每个人似乎都有意躲着她,答复也惊人一致:这笔钱不出。

几经打听,杜丹很快就全明白了。她前脚刚离开闫庄,后脚就有群众挨个给在外的闫庄人打招呼:“见到杜丹,一个大子儿不准给! ”

村民为什么这么做?原因无非有二:一来,村内外铁板一块,最后谁也不用出钱;二来,让杜丹知难而退,趁早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杜丹清楚,这哪是仅针对她一个人的抵制。闫庄村俨然像一个长期缺爱的“坏孩子”,已不习惯正气、凝聚和被爱。

归根结底,还是村党支部亏欠村民太多!“那我就做一个‘还债书记’,把失去的民心赢回来! ”

疙瘩结在哪里,就从哪里解开。杜丹拿起群众路线的法宝:叔叔伯伯下地干活,她就拎起一把锄头跟着干;婶婶大娘厨房做饭,她就接过炒勺“露一手”;大哥大姐照料娃,她就抱过来逗得孩子嘎嘎乐;村里五保户刘林峰出了交通事故,她撂下电话,一溜烟直奔医院,忙前忙后……

闫庄人看在眼里,暖在心里,服气了。是啊,一个年轻姑娘,天天东颠西跑,还不是为了让咱闫庄人走路方便?路最终铺在咱闫庄,人家在这里没亲没故的,不是照样捐了款……

人心哪有铁做的!当初摔门而去的村民,第一个掏出4万多元拍在杜丹的办公桌上:孩子,拿去用!

最终,购砖款如数凑齐了。只用了20天,闫庄的“户户通”顺利完工。让杜丹小有成就感的是,在“户户通”工作中,闫庄村的进度在全镇109个村排名第三,一举改写闫庄村各项工作年年倒数的历史。

接下来啃“硬骨头”——清缴村里陈欠。闫庄村的陈欠主要产生于村集体土地对外承包上,已长达10年没有收上一分钱承包费。

为了稳妥有序推进,杜丹采用到村登记和实地丈量的方式,逐年、逐户、逐地块登记,摸清村里集体土地的存量、分布、结构状况,凡群众有异议的,都认真进行核查。并通过“四议两公开”,按市场行情价重新签订合同。有好几个“钉子户”,最终被杜丹的为民公心所打动,全村仅用8天时间无震荡收回被占用多年的土地,收缴欠款39864.2元,成功流转集体土地145亩。

从那开始,村民明白了:只要跟着党支部走,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杜书记在,闫庄就不会乱!

杜丹放开手脚,开始为村民致富谋出路。依托村里致富能人“香椿哥”刘敏,闫庄村党支部领办了众禾种植合作社,搞香椿种植。

刘敏靠卖树苗发家,但利润微薄。杜丹决定上马香椿深加工,天天泡在合作的加工厂里与技术人员一道出方案,最终研发出清香可口的香椿酱。为了省钱,连瓶体包装上的图案,都是杜丹通宵达旦设计出来的。

她还亲自直播带货,第一次就卖出3000多瓶。目前已供不应求。群众看到了致富前景,20余户村民纷纷入股,流转土地200余亩。

魏建军:愿以担当解开基层治理的“两难”

高大、爽直,现年36岁、军人出身的魏建军,一米八几的个头儿,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眼下,他是陵城区前孙镇双庙村党支部书记。之前,他还在前孙镇小屯村担任了3个月的党支部书记;再之前,他是陵城区自来水公司的一名职工。

从“职工”到“书记”,两个身份的转换,魏建军起初不觉得难。4月15日,他就任小屯村党支部书记,这个曾服役于武警山东省总队的战士勇武不减,直接朝着“小屯之痛”下手。

村里的生产路,由于一块承包田的隔断,扭成了一个弯,车辆通过时有侧翻危险。碍于乡里乡亲的情面,多少年来,从干部到群众都不愿“红红脸”。

“群众心里有刺儿,干部不拔谁去拔?”魏建军决定从这里入手。

村民期待这家农户主动让出一点儿地,给大家行个方便;农户也有自己的道理:“这地是村里划给的,凭啥要俺舍出来? ”

眼下的基层治理,又有多少待抚平的痛,就浓缩在“两难”这个词上!治理垃圾围村,清理了柴堆,村民立马叫苦“生活不便”;整治晒粮占道,依法处理后却没有更好场所,村民辛苦一季的成果会“泡汤”;治理黑臭水体,实行畜禽退养,却造成养殖户利益受损……瞻前顾后,基层干部常常戏谑自己“我太难了”。

可魏建军不怕难!

“既然占你家的地,回头集体收了闲散地再补给你。 ”

“你能收回来吗? ”

“我今天立个军令状,一定能。 ”

“万一不能呢? ”

“我打个欠条,你先把地让出来,收回闲散地,第一个补给你;收不回,我拿工资补偿你。 ”

拿着欠条,承包户主把地痛快让出来了。

“两难”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不是靠别的,靠的就是魏建军那股子“干部不上谁来上”的担当。

在小屯村,除了通开堵在村民心口的“闹心路”,魏建军还干成了不少实事、好事。以至于当组织“压担子”,将其调任情况更复杂的双庙村后,小屯的男女老少还念念不忘这个敢干事、能干事的魏书记。

7月28日,魏建军马不停蹄来到双庙村任职,迎头就碰上了一个硬茬:村里一块占地20多亩的集体用地,一直荒废着,究其原因是一户村民一直私占着且想据为己有。

“集体用地岂能拱手送人? ”魏建军收回的态度坚定果决。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这户村民倒没有正面交锋,而是选择迂回作战——他家的滴水檐由于年代久远开裂掉落,却一口咬定是邻居砸坏的。魏建军带着党员和群众代表去调解,大家打眼一看,就是自然脱落,但这户村民压根不听这一套。“我自己出钱给你修好,行吗?”魏建军当即表态。“不行。 ”“那你报警,让公安人员介入调查,你总信得过? ”魏建军提出第二套解决方案。“我不报警,我要打12345,告你偏袒! ”

第二天,哭笑不得的魏建军果真就被举报了。

又是两难!收不回集体用地,集体资产受损、群众有意见;坚决收回集体用地,就会被频频滋扰、暗箭中伤。“我不怕这个,就是被问责,也不能让集体资产被霸占!”魏建军又一次亮出了军人的血性。没过几天,魏建军就找来挖掘机,一天时间把20多亩地平整出来……

故事还没讲完,一个电话打断了魏建军。放下电话,他冲记者苦笑着摇摇头:“就屋檐损坏的事,村民又在网上发帖了,我得去答复,先失陪了。 ”

说完,他大步流星朝着村委会办公室走去。

也就在这天夜晚,魏建军的微信上收到一个村民发来赞扬他的打油诗:“不忘初心,高举正义。不辱使命,攻克荒地。横刀立马,魏书记高! ”

王宁:要为西崔村留下一个永远不走的坚强堡垒

4月15日,就任平原县坊子乡西崔村党支部书记第一天,王宁就坐上了被告席。一位村民与前任村支书积怨很深,一纸起诉书就把前任村支书和村委会告上了法庭,王宁作为村支书必须出庭。这样的阵势,让王宁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王宁来西崔村之前,是德州市委组织部公务员一科副科长,理论水平过硬:“越是深入一线,越是对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话理解深刻。那就是‘人民是党执政的最大底气,也是党执政最深厚的根基。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

从法庭回到村里,王宁最想做的,就是先听听群众的心声。半个月时间,在面积不大的西崔村,他步行了150公里之多。越走越访,王宁的眉头皱得越紧:西崔村干群关系紧张,是因为个别干部伤了群众的心。

没有群众的滋养,西崔村党支部就是“枯枝败叶”!王宁下定决心,要在西崔村刹一刹歪风。

党员的初心是什么?千条万条,最基本的要做到一条:党员,要有党员的样子。党章如是表述: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

可惜,有的党员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西崔村就有这么一个人。

为了改善村里人居环境,乡里计划在西崔村投资建设一个氧化池。最终选定了一块集体用地,但一直以来,这里被一些村民私占,种上了树。

听到消息后,绝大多数村民很理解,主动砍了树,把地归还了集体。唯独这名党员,竟让集体每年付给他租金!

王宁摆事实、讲道理,请他拿出点党员的样子,但碰了硬钉子。王宁又先后做了好几轮工作,甚至发动其他党员、群众“劝一劝”,但他还是咬死不松口。最后,连群众都急眼了:再不听劝,就把他赶出西崔村!

王宁因势利导,决定从这里着手刹歪风。

10月13日傍晚,30多名党员群众聚在一起,进行了无记名投票表决——这名党员被列入不合格党员,获得全票通过。

通过这件事,王宁坚定了一个信心:西崔村不是没有正气,只是需要一把火,把这种正气烧得旺起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王宁思忖,刹歪风是治标,治本之策还是让群众富起来。

王宁带着班子成员往周边先进村跑了好几趟,他要给群众寻找一个好项目,带领群众走上致富奔小康的阳光大道。

经过仔细调研、多方求证,王宁明确了目标——村支部领办合作社,发展小米辣椒订单种植。

说干就干。村里原来有一个合作社,为了独立运行核算,厘清产权关系,王宁起初想再建一个合作社,但已经担任原有合作社理事长的他,按法律规定,不得兼任其他合作社理事长。开山第一炮,王宁就遇到了阻碍。他转念一想,何不注册一个由合作社控股的公司?就这样,平原贤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

接下来,又遇到了钱和地的难题。为了攻下这两个山头,王宁接连几次召开群众代表大会,把有关辣椒种植的股份运作、日常管理、利润分成等相关事宜掰开揉碎讲给村民听。王宁给村民算了一笔明白账:公司需要3万元启动资金,村集体拿1万元,我自己垫付2万元,不占股份、不分成,只承担风险。村民以每亩土地1000元折价入股。

而村民每年收益多少?如果一家2口人拿3亩地入股,除了每年得到3000元分红,还能拿到2850元租金,采摘期过来务工,每人每年还有3000元工资收入。算下来,3亩地一年收入可达1万元左右。

账算清楚了,钱和地的问题迎刃而解。最终,西崔村共募集股金16万元,流转土地80亩,农户完全自愿入股和流转土地。由于销路稳定、技术成熟,辣椒种植项目在坊子乡迅速推广,目前全乡已流转1300多亩土地种植辣椒,预计年收入可达1000万元。

西崔村的转变只是刚刚开了个头。在西崔村,王宁跟村“两委”成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把咱村最棘手的问题都提出来,我要用3年时间解决掉”。“这并不是想证明我有多高明。 ”王宁说,我们公开遴选的党组织书记干得再优秀,充其量服务3年。 3年后呢?不让西崔村重蹈软弱涣散的覆辙,不让西崔村群众再次失望,就必须把党支部建成群众的主心骨,并在这个过程中挖掘、培养新的带头人,让党支部这个堡垒去引领西崔村发展,才是西崔村长治久安的固本之策。“一句话,我要用3年时间,为西崔村留下一个工作过得硬、群众信得过的党支部。 ”王宁铿锵有力地说。

□本报记者任立松芦瑞瑞本报通讯员于明远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