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八路 ”立功冀鲁边

1941年,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成员正在编发反战宣传品

□田风

周贯五记不清是1940年的哪一天了。那天,周贯五看到小岛考其马高兴地一蹦三跳,满脸是笑。他问:“小岛,有什么喜事?”

小岛考其马拍拍凸出的衣袋,用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大娘,给我吃,说我,是好人。”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几个鸡蛋来。

看着小岛快活的样子,周贯五不由心生感慨:我党改造俘虏的政策真伟大呀,硬是把昔日敌人教育改造成了反战抗日的共产主义分子。

那是1940年9月12日,八路军鲁北支队在陵县(现陵城区)义渡口和日伪军打了一仗,一个小队鬼子和300多名伪军全部被歼。八路军打扫战场至夕阳西下,骑兵连战士在苇子湾旁听到苇子刷刷作响,似有人行动。战士们立即喊话:“里边有人赶快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

战士们边喊边拉枪栓做出要开枪的样子,从里面爬出一个黑乎乎、矮墩墩、只穿了短裤头的人,他全身颤抖,面如土色,连声说:“我的老百姓的,我的老百姓的。”战士们一听乐了:是个小鬼子无疑了。

战士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向他问话,他听不懂。一个会唱瓦解日军歌儿的战士说:“不要害怕,八路军优待‘死鲁’(即优待俘虏)。”卫生员看到他头部受伤,马上给他敷药包扎,看他似有寒意,又把自己的新上衣脱下来给他穿上。这时,他渐渐不那么恐惧了。

战士们把鬼子俘虏带到司令部,交给特务连看管,接着给他做了鸡蛋面条,但他一口不吃,只喝了一小盆开水。第二天早饭,他又没吃饭。到了中午,卫生员给他换药后,炊事员给他送来米饭、鸡肉和一碗豆腐,他还是不吃。炊事员见此,把每样饭菜都吃了一口,表示饭菜没问题。随后关上门,躲在窗外悄悄看。只见他向四周看看无人,便用手抓着饭菜吃了个精光。

过了一会儿,政治处张干事带着一位会说日语的后方医院医生来了,告诉鬼子俘虏说,首长要见他,带他来到司令部。司令员杨忠问话,他抵触不语。杨忠耐心地对他说:“你不要害怕,八路军优待俘虏,我们的毛主席、朱德总司令说了,对你们给予宽大待遇,不侮辱,不责骂,不杀头,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鬼子俘虏听后瞪大眼睛疑惑地问:“你们的,真的不杀我?”

“不但不杀你,还给饭吃,给衣穿,给治伤。”杨忠说。

鬼子俘虏低头沉思。

杨忠接着说:“你愿意回家,我们发给路费;回部队,送你走;要和家人、朋友通信,也提供方便。”

鬼子俘虏慢慢抬起头说:“我回国的不行,回去要坐牢的。归队,时间超过一星期,会被杀头的。”

杨忠说:“如果是那样,我们现在就可以放你走。”

鬼子俘虏有些感激地看着杨忠说:“我的上当了,长官欺骗了我们,说当了八路的俘虏就被杀掉。可是,我杀了你们的人,你们不杀我。你们吃糠菜的,给我吃米面鸡肉,这样好地对待我,八路的,对我大大的好。”

他沉了沉又说:“我叫小岛考其马,北海道的出生,今年26岁了,家里有母亲、妻子、女儿,来中国作战两年了,小队的机枪手。中学毕业本来做工的,我的,不愿意来打仗的,天皇征用不来不行。天皇说,大日本帝国是来帮助支那建立‘王道乐土’,‘大东亚共存共荣’,为你们做善事的。”

“这两年你也经历了,你们屠杀无辜的民众,抢掠我们的财产,无恶不作,有这么建立‘王道乐土’‘共存共荣’的吗?有这样做‘善事’的吗?天皇骗你们来打仗,你们当兵的在给日本军阀、财阀当炮灰。”杨忠进一步说。

小岛考其马说:“我的,不能再做傻事了。我的,不想回去了,我怕。”

“我们尊重你个人意愿,如果你愿意,可以留在我们的队伍里做事。”杨忠说。

小岛考其马扬起头说:“我愿意加入八路的队伍,早日打倒日本军阀,回家的团圆。”

之后,司令部安排小岛考其马到“反战同盟”学习。小岛考其马进步很快,他明白了战争正义与非正义——日本侵华是非正义;自己不是什么天皇之子——天下穷人是一家;日军不是什么圣战之神——是天皇侵略的替死鬼、牺牲品。学习结束回到鲁北支队,他当了反战同盟“冀鲁边区支部”支部长,成为共产主义者(当时外国人在中国不能叫共产党员,只能叫共产主义者)。

1941年9月,时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六旅政治部主任杨忠和副旅长龙书金,奉命率部打通冀鲁边区与清河区的通道。4日中午,部队正在惠民县夹河村吃饭,忽然枪声大作。杨忠、龙书金撂下饭碗,跑到村头察看敌情。这时,2000多名日伪军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杨忠和龙书金简单一商量,命令一营长带两个连前面开路,政治部机关和骑兵排居中,一营另一个连殿后,向陈牛庄方向突围,与曾旭清带领的三营会合。

指战员冲到村西北一片豆子地的时候,敌人几挺机枪组成强大的火力网,封锁住八路军突围的道路。再看,后路已被敌人切断,远处的日伪军正在向八路军后面和两侧压过来,八路军进退两难,眼看陷入绝境。一营长跃身而起,大吼一声:“不怕死的跟我上!”带着十几个战士朝着敌人的机枪阵地刚冲出几步,全部中弹牺牲。

危急关头,身穿日军服装的小岛考其马忽地站起来,他用日语大声呼喊,鬼子见是“自己人”,不觉一愣,射击缓下来。小岛考其马端起机枪冲着敌人的机枪阵地一阵猛扫,顿时有几挺机枪被打哑了。

杨忠高兴地大喊:“小岛,打得好!”

龙书金一挥手:“同志们,冲!”

战士们从豆子地里跃起,勇猛地扑向敌群,杀开一条血路,突出包围,直奔陈牛庄。不幸,杨忠在陈牛庄西南被一颗炮弹炸中,壮烈牺牲。龙书金、辛国治受重伤。

夜,漆黑。

小岛考其马等人乘夜色靠近日伪军的据点,他用日语喊话:“日本士兵弟兄们,我叫小岛考其马,曾经跟你们一样是士兵。被俘后,八路的很优待,大大的尊重人格。弟兄们,抵抗没有用的,赶快放下武器吧,不要再为军阀卖命了!”

逢到日本樱花节、盂兰盆节,小岛考其马和八路军战友潜到据点、岗楼附近,小岛唱起《樱花之歌》:“樱花呀,樱花呀!暮春时节天将晓,霞光照眼落英笑,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逐风飘。去看花,去看花!看花要趁早。”歌声随风飘进据点、岗楼,撩拨起日军官兵的思乡情绪。

接着又唱思乡歌曲:“夜半人静月更明,寒光斜射照进窗。期待在渺茫异国的丈夫啊!妻子和孩子非常寂寞和悲哀……”“明月偏西挂树梢,寒风凄凄树叶儿响。年老父母种稻又插秧,依然忍饥受饿度时光……”

歌声凄凉忧伤,日军官兵陷入思念亲人的酸楚之中,有的伤感叹息,有的潸然泪下,有的失声痛哭,有的高喊:“别唱了,我们的很难受,你的赶快离开这里。”

小岛考其马了解日本士兵的心思,他亲手制作慰问袋,里面装上烟、酒、毛巾等日用品,装上慰问信、传单等反战宣传品,夜里送到据点、岗楼下面。早晨,日本兵们出来捡拾,把慰问信、传单揣进口袋里,躲到一边偷偷看。

时在平禹县敌工部做领导工作的高风林清楚记得,1945年初,小岛考其马带着两名翻译和渤海军区敌工部的两名工作人员,前来和高风林一起做瓦解日军工作。他们每天下午做娱乐活动,小岛考其马唱日本民歌,他们有的唱京剧,有的唱河北梆子,有的唱革命歌曲和民歌,相处非常愉快。当时,供给反战同盟的“日本八路”白面、大米,时常有鸡鱼肉蛋、水果、白糖,优先按需发给衣、被、鞋、袜等,他们的津贴费也高。但是,小岛考其马不要照顾。有时给他做面条、炒鸡蛋,他不吃,认真地说:“大家都吃,我的才吃。”每到一地,区政府和村民送东西慰问他,他说:“这东西我不能要。”高风林对他说:“这点东西你一定留下,这是中国民众对你的一片心意,也是对日本民众的友好表示。”小岛考其马听了收下东西后,便向民众讲一次话,或者唱一首歌,表示谢意。民众觉得小岛挺可爱,说:“未缴枪前是杀人凶手,缴枪后成了亲密的朋友。”

日本投降后,渤海支部长松木来信通知小岛考其马准备回国,他非常高兴,又舍不得离开。首长把他叫去,请他吃饭,对他说:“应该服从命令,回国后为日本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小岛考其马说:“首长,我的回国,继续做好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我的,会给你们来信的。”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