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丨一个退伍老兵的“战疫”日记

(舒8酒店隔离点部分工作人员合影)

楔子:他或者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和千万个奋斗在战疫一线的平凡人一样,从凛冬寒夜走向万物复苏,用平凡坚守写就平凡的故事。他叫邢学智,是一名退伍老兵,在国家有难时,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退伍时的誓言:若有战,召必回!他用细腻的笔触记录下了和“战友”并肩作战的故事。

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多云转阴

我接到任务的第一天。下午6:30左右,我刚刚安排完手头的工作,准备回家看看老人,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主要领导来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我经营的舒8酒店将被征用作为隔离点。

“邢总,有困难吗?”领导们话不多,但很严肃。

“困难肯定有,但我一定能克服,我是一个兵,若有战召必回!”我没有多想,果断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我知道,这个夜晚将是我的不眠之夜。送走了管委会领导,我打开电脑,快速查找有关隔离点的相关信息。我清楚地知道这个任务很重,但我必须做好,我得站好山东北大门的头道岗。

2020年3月21日 星期六 阴

天气阴沉沉的,我信心满满,但又有太多不安。德州市气象局15:00发布蓝色大风预警, 风吹得窗棂呜呜直响。今晚,我们将迎来首批隔离人员。

在这之前,协调组、医疗组、安保组、后勤组四个小组共50余人的团队已经集结完毕,我担任后勤组组长,长河街道办事处堤口社区党组书记王经华同志担任协调组组长,公安分局阚宝磊同志担任安保组组长,宋官屯卫生院雷令飞任医护组组长。

吕强,安保组的一名成员,鹅蛋脸型给人以亲和感,笑起来眼睛迷城一条缝。

“班长好!”在得知我是一个老兵时,吕强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向我问候,原来他曾经也是一名军人。

我回了他一个敬礼说:“好兄弟,以后我们就得并肩作战了。”

“保证完成任务!”吕强回应。

晚上9:30分,三辆大巴车驶入舒8酒店停车场。

61人,49名留学生,全部来自英国。

讲解注意事项、测量体温、有序安排住宿……每个班组都紧张有序地开展各自工作,有分工更有配合。

紧张急促地呼吸让安保组吕强和医疗组雷令飞等人的护目镜结了一层水珠。在隔离服的包裹下,大家有时候都看不清对方是谁,见面时都是用一个点赞手势相互鼓励。

一直忙到了22日凌晨4点,才彻底地将61名来自英国的隔离人员安排妥当。我作为后勤组组长就要准备明天的早餐了。

我真的体会到,任务远比想象的要困难。

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晴

第一批隔离人员隔离期满,多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送走了这批人,我站到窗前,回想14天的经历,有欣慰也有感动。

受时差的影响,这些从英国回来的留学生们每个都是“夜里欢”。我作为后勤保障人员,就要时刻关注他们的需求。我清楚地知道,对他们而言,这里的十四天的隔离生活,将在他们的人生中一定会留下深刻的回忆。我们的工作不仅代表着德州,也代表着山东,更代表着这些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孩子们对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的认知。

在严格执行防疫制度的同时,我们要让这些生活在国外的人们感觉到祖国的温暖,要尽量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只要在微信群里说需要什么,我们的值班人员一定会在1分钟内做出回应。

一名留学生患有抑郁症,医护组成员李延环医生用中医专业知识、心理学知识进行心理疏导,安抚情绪。期间,李延环的奶奶病危,但他仍然坚守岗位,直至老人去世,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14天如此漫长,体温测量、核酸检测、送饭、收垃圾、安全提示,每天做着似乎重复的工作,直到孩子们和我们挥手道别时,我才从恍惚的状态中游离出来。说实话,就是熬夜熬得恍惚了。

一阵嗡嗡地声音响起,我打开手机,哦,是一位留学生在回家的路上用手机给我们录制了一段很长的语言表示感谢。听着时而沉默,时而搞笑的语言,我看见王经华眼里含着泪花,安保组长阚宝磊、吕强扭过身去,对着墙,我知道他是在控制着眼泪不想让我们看到他像个姑娘一样。

2020年5月6日 星期三 多云

今天送走了四个“捣蛋鬼”,我和王经华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家伙,这几个小调皮确实不按套路出牌。

14天前,我们隔离点接进来4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自由惯了的孩子们正处于叛逆期,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急躁是在所难免,但他们的小脑袋瓜里都是弯弯绕。

刚到隔离点的时候,这几个孩子给我们出各种难题,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挑剔饭菜不可口。1个小时的时间,4个人在群里的聊天记录达到了近千条。

我和王经华各种方式和他们沟通,干脆把他们几个单独建一个小的微信群,一直持续地三天的时间,他们突然安静了。

“这些叔叔们也真的很辛苦。”

“是啊,我们就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嘿,邢叔,需要志愿者吗,我们去给你帮忙。”

看着这些调皮捣蛋的家伙有所转变,我和“战友”们都觉得很有成就感,也有所感悟:隔离点绝不能是冷冰冰的隔离,隔离不隔爱,才能换回最大的配合。

当他们离开后,我们才知道,这几个“捣蛋鬼”每次吃饭点三份饭菜绝不是饭量大,而是把在三份饭菜里挑选自己喜欢吃的,其他的浪费掉了,我们轻易地相信了他们“饭量大”的理由。

当他们收到我们拍摄的满屋狼藉的照片时沉默了,过了几分钟,发过来一段让我哭笑不得的话:“邢叔,我们错了,其实从开始我们就错了,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勇气承认错误,不敢把浪费的饭菜让你们收走,为了弥补我们的过错,我们请你吃饭吧……”

我给他们的回复是:“吃饭就不用了,孩子们,你们还小,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快就是成年人了,希望你们都要成熟起来,从身边小事儿做起,管理好自己的生活,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我,祝你们学习进步。”

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 多云

收到妹妹打来的电话,才知道妈妈因为心脏问题住院了,可我真的不敢离开隔离点,一是疫情防控的规定;二是确实是需要我处理的事儿太多了,我知道我到了医院也一定是在接电话。我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和妈妈拨通了视频。

“妈,你怎么样?老毛病又犯了?”

“妈什么事儿也没有,只是觉得心脏不舒服,过来看看,我说不用住院,你妹妹非让我住下,甭管我,你忙你的,千万可别耽误了领导交办的事儿,自己注意安全……”

本想着问候一下老妈,却没有说上两句话,还让老妈担心我。我答应着妈妈嘱托,急急忙忙挂断了电话,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捂着脸哭了出来……哭出来,就不憋得慌了,稳定好情绪,擦干眼泪,还是要回到工作岗位,我的战友们还在等着我。谁都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20年11月7日 星期六 晴

“邢总,今晚又要加班了,飞马物流寇记水产进口食品的密接者和次密接者都要进行隔离观察,你得有所准备啊。”德州经开区卫健部副部长魏志勇晚上10点给我打电话。

其实,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容不得犹豫,放下电话后,我急忙通知医疗组姚洪海等人,各小组人员紧急待命。

已近花甲之年的姚洪海医生丝毫没有任何抱怨,防护服一穿,就像一个即将出征的勇士,还给我开玩笑说:甭看老哥我快六十了,关键时候还是能顶上的,干就完了!

第一批41人,依次办理手续,一直忙活到凌晨3点。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接待留学生的经历。一直到办理完手续,姚洪海没有一次说累,但我不能累坏了老同志。在我的再三劝说下,姚洪海才肯休息。

天亮后,又有多名隔离人员陆续被接到酒店,在办完入住手续后,魏志勇副部长问我,还能扛得住吗?我开玩笑说:“不要小看老兵的体格,有任务尽管来。”

一场细致繁琐的流调工作就这样展开了,刚刚睡醒的医生姚洪海和我并肩作战,从上午9点干到了十一点半,总算弄清了。

卫健部李琳部长对大家说,“先让邢总休息,没有万不得已的事儿,不要打扰他,你们也轮流休息会儿。”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眼睛有些睁不开了,胃里也有点不舒服。想想刚刚拿下的“阵地”,累点也值了。

2021年1月23日 星期四 晴

这是来自河北南宫的一对老人入住隔离点的4天,1月23日15:30,64岁的老太太突然出现头疼、出虚汗、心前区胸闷、有针扎样疼痛感。医护组组长雷令飞和组员孟君、常瑶瑶第一时间到达该留观房间,经过询问病情,首先排除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

给老人做常规检查后,雷组长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并向区卫健部上报,通告其他工作组负责人。

安保组吕强迅速到达现场维持秩序,控制好现场人数,争取做到暂时的隔离,综合协调联络组和病人家属取得了联系。

“120”急救工作人员到达现场,由主治医师现场会诊,确认非疑似病例,由“留观人员通道”离开,及时将老人转运至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治疗。

整个过程,紧张有序。各个部门配合默契,全面检验了舒8酒店集中隔离观察点应急指挥和组织协调能力,为下一步应对突发事件打下了坚实基础。

2021年8月28日 星期六 多云转晴

隔离期满,邱某今天回京了,在隔离点的17天里,邱某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8月28日,老人回到了北京的女儿身边。

73岁的邱某是重度残疾,左胳膊和左腿均因车祸被截肢。8月12日,因为有高风险地区轨迹,无法回京,被从德州东站接到疫情隔离点。

长时间流浪的经历让她已经变得蓬头垢面,这还不算什么难事儿,让我们更加为难的是老人被接到隔离点后,不进房间,坐在走廊里,不吃不喝,别说是老人,就是年轻人这样也受不了。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人老了和小孩子差不多,得哄!我和隔离点的同志们变着法地给老人聊天,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位特殊的老人能先吃饭哪怕是喝水。

入住隔离酒店一天后,老人终于放松了,感觉到我们这些人是真的对她好,这才进了屋,喝了水,吃了饭。

疫情防控的需要,进入隔离点都要按照流程媒体测体温,配合其他的相关检查,然而,老人并不配合且喜怒无常。吓得我们的小护士崔亚欣还哭鼻子。

“在照顾这位老人时,我也遇到过类似情况。老人本身可能受过刺激,我们要多担待些,换位思考下, 把老人当成自己的老人。” 我和医护组组长刘瑞一起安慰着崔亚欣。

我们坐在一起讨论工作时,有人开玩笑说,我们这是隔离点吗?我们这是养老院吧!

玩笑归玩笑,说心里话,我们知道我们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作为山东的北大门和首都的护城河,如果我们失守,就有可能给首都北京带来巨大的压力。

面对压力,吕强也经常给自己打气说:“请党放心,战疫有我!”吕强的乐观和自信也带给我们很多的能量。

刘瑞和崔亚欣擦干眼泪,依然不厌其烦地陪老人说话聊天,让老人放松心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块石头,我们也给她焐热,这就是德州精神。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老人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偶尔还主动跟我们聊天。

“17天,短暂且漫长!”说起来有些矛盾,但也只有我们工作在隔离点的同志们能理解。

隔离结束了,穿上新衣服的邱某依旧像个孩子,好久没有穿这么干净的衣服了,扯扯自己衣角,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谢谢你,谢谢你……”或许因为激动,老人不断重复着简单道谢的话。

28号下午,刘瑞和崔亚欣站在楼上的窗户旁边,看着邱某远去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

傍晚,我把护送人员发来的微信截图分享给大家。顺利交接意味着一个旧的过去,也一定会有新的开始。我们时刻准备着,德州也是!

后记:邢学智、王经华、阚宝磊、吕强、刘瑞、雷令飞、崔亚欣、姚洪海……一个个普通的人,在平凡的岗位上充当着普通的劳动者。普通劳动者的故事,之所以触动人心、给人感动,不仅仅在于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他们的岗位离我们最近,更在于他们坚守岗位的精神、无私奉献的信念。职业或许不同,岗位或许有别,但只要勇于坚守、甘于奉献,每一份平凡的工作,都能创造不凡的社会价值;每一位平凡的人,都能书写不凡的人生华章。

(记述/张春法 赵庆川)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