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 年 集

    年越来越近了,年味却不浓,人们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寻常日子。小时候却不同,每逢年关将至,寂静了一冬的小乡村霎时热闹起来,原本寂寥的乡村公路上随处可见骡马车、自行车、步行者混编而成的车流和人流。伴着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的:赶年集、买年货。
    那时物资匮乏,农村商贸市场极不发达,方圆数十里内只有设在镇政府驻地的一个集市,逢二四七九赶集,而到了腊月二十以后,天天都赶集。
    年集是一年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物资最丰富的时候,集市上商品琳琅满目、花花绿绿,因此年集又叫花花街。不管日子过得好坏,一年到头了,大人孩子总得扯几块布料做身新衣服,祭神祭祖、改善伙食、招待亲戚的年货多多少少都要买一点。
    到了集市上,放眼望去,但见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整条街道就是一条缓慢蠕动的洪流。菜市、肉市、干果点心市、布匹服装市、年画市、鞭炮市等各个单元区内的各个摊位旁都挤满了人,商家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
    作为男孩,赶年集最感兴趣的是小画书和鞭炮。一到卖小画书的摊位前就迈不动腿,翻翻哪本都爱不释手,总要软磨硬泡地缠着父亲给买上一两本,若是父亲不给买,就双手拖着他的胳膊打提溜,直到满足自己的心愿才罢。
    到了鞭炮市场,则和父亲有了共同语言,不用费口舌,父亲都是要买的。那些卖鞭炮的都坐在车上或箱子上等着,看看人来得差不多了,各家都先放些小鞭炮开市,随后拿出压箱底的硬货,挂在长长的竹竿上,让那些鞭炮在空中炸响,一挂放完,卖鞭炮的便扯着嗓子喊上了:“南来的,北往的,花钱多少买响的啊! ”这家的吆喝声刚刚落下,那边的摊位又点着了手指粗的鞭炮。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鞭炮声、叫卖声一浪接着一浪。
    日头已经偏西,该买的已经买了,兜里的钱也折腾净了,该回家了,汹涌的人潮渐渐散去,只剩下大街的烂菜叶、碎纸屑,算是这一年的注脚和印记。
□吴长远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