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的记忆

    在我家,记忆中的年夜饭让家人津津乐道。
    谈起年夜饭,爷爷感触颇深:“小时候家里穷,张罗年夜饭,印象最深的是包饺子,白面里掺着高粱面、榆树皮面,没有肉,只能拿白菜作馅。一锅水饺分到每个人碗里也没有几个,但在那个成天挨饿的年代,这几个饺子如同元宝般捧在手里,怎么吃都觉得太快。 ”
    如今,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年三十一大早,爷爷拿出精心采购的蔬菜、肉类,张罗年夜饭。全家人一起炸鱼、炸藕夹、包饺子……待白胖的饺子下锅,年味便弥漫开来。生活越来越有滋味,而白菜水饺依旧是爷爷记忆里最温馨的年夜饭。
    对于父亲来说,儿时的生活不再充满苦涩与艰辛。他的回忆里,年夜饭变得有滋有味,粉蒸肉、狮子头、甜饭早早摆上了粮店货架。小年刚过,家家户户便架起炸锅,炸素丸子、炸带鱼、炸藕夹。大年初一,孩子们手里拿着玩具,兜里揣着几块压岁钱,回到家,香喷喷的蒸碗摆上了桌。
    对于我们 90后来说,鸡鸭鱼肉是家常便饭,对年夜饭仿佛缺少了期待。上大学后,因为不能经常回家,年夜饭在我眼里成为值得盼望的一餐,我期待着除夕与家人团聚时的欢声笑语,期待着爸妈亲手包的饺子,期待妈妈用心做的菜肴,年夜饭充满家的味道。□李广浩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