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爷爷炖肉香

    年夜饭的花样越来越多,可我记忆最深的还是儿时的味道。
    那时,一年下不了几次厨房的爷爷是做年夜饭的主角。一进腊月门,爷爷就开始忙活起来。备好年夜饭用的柴,炸炒煮所需的各不相同,炸东西需要细火,煮肉要用耐烧的。
    过了腊八,年货一点点准备起来,跟爷爷赶年集是我的最爱。各种年夜饭用的调料,爷爷货比三家,从大小到颜色,一一比较。肉类更是仔细挑选,必须是肥瘦相间的,有做贡品用的方块肉,有能做肉馅的,还要挑一些带骨头的,让小孩子们啃着有劲。鸡鱼肉自然不能少,各种青菜也是不可或缺,来来回回好多趟,终于准备齐全了,看着自己买的年货,爷爷露出满足的笑容。
    到了腊月二十八,爷爷开始烧火炖肉。大锅里盛满水,灶台上的火点起来,肉倒进锅里。我和哥哥姐姐们围着灶台,盼着肉早点儿熟。
    灶膛里的火映着爷爷的白发,我们一堆孩子听爷爷讲年的故事。肉的香味飘出来,我们的口水也快流出来……终于等来了爷爷掀开锅盖的那一刻。看着我们迫不及待的样子,爷爷最先做的是为我们挑几块带骨头的肉解馋,其它的等到大年夜,端到饭桌上一起吃。
    年夜饭之于爷爷,更多的是一种忙碌;年夜饭的滋味,更多的是对下一代的爱。时光荏苒,爷爷去世已经十多年了,年夜饭越来越丰盛,却再也没有吃出那时的味道。□白聪聪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