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年

    老家农村熬年,又称守岁。这一习俗在我的老家如同大年初一吃水饺一样,年年雷打不动。它烙印着一个又一个深刻的记忆,它寄托着一件又一件美好的向往。
    熬年从下午开始,挂灯笼贴春联包好初一的水饺,再准备晚饭。因为是年三十晚上的饭,是这一年最后一顿饭,不会喝平日的红薯玉米粥,要吃火烧。为什么要吃火烧呢?母亲说:今年的最后一顿饭要图个吉利,要吃翻身饭,要翻过这过去的一页,预示着来年生活的变化,日子更好过。
    家乡的名吃火烧,不是词典里的烧饼,而是有素馅或肉馅的馅饼,先擀一个大圆面皮,放上馅,再扣上另一个大面皮,轻轻放在大铁锅里,五分钟翻一次就出锅,菜食面食均有,是可口、回味的特色小吃。
    烙火烧是母亲的专利,我们只是打下手,母亲和面,我们切韭菜、调好馅、擀出面皮,母亲就会在每一个面皮上另打一个鸡蛋,压好边放进铁锅里。晚饭主食火烧外,还要备好凉菜,诸如火腿肠、猪下水等。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喝着小酒,回忆过去,畅谈着未来。
    一个小时的晚宴后就到了看春晚的时刻。早年乡村没有电视,人们饭后就开始串门拉家常,到谁家都是满脸的笑意,热情的接待,丰盛的一桌烟酒糖瓜子,随意地吃着,尽情地喝着,无拘无束地说着。如有在外地上学或工作者回乡过年,会说一些他乡异地的生活逸闻趣事,为乡村带来一股新鲜的风,吹荡着开启的心窗,听着笑着思考着,不知不觉地就熬到了清晨。有了电视后大家过年的兴致更高了,相互串门地少了,大都在自己家里守着一家老小,收看着电视上奉献的欢乐年夜饭。一屋子一屋子的笑浪冲出窗棂,回荡在温馨的院落。这一晚上的小院高悬的天灯无眠地亮到天明,照彻着花开朵朵的笑容。这一晚上的街灯明亮如昼,洗涤着过往行人穿戴一新的身影。
    新年的钟声在千家万户期待中响起,整个乡村便沉浸在鞭炮的爆炸声中。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映红了天空,涂抹了笑脸,敲打着脚步。没有睡意的人们就开始张罗添水烧火下水饺,孩子们跳跃着欢呼着挂鞭炮摆烟花,一等饺子出锅上桌,鞭炮会瞬间响亮,烟花喷射火花。吃罢年初一的水饺,东方未欲晓,拜年道好的人流便走村进户了。新的一年就这样在人人互道“过年好”的愉悦和幸福中开始上路了。    □梁继志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