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纺花车

 每逢春节回老家,我总忘不了去旧房子里看看那架老式纺花车。我每次看到它,耳边就会响起嗡嗡的响声,那是妈妈纺花的声音。

    小时候,我们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全家六口人穿的衣裳鞋袜,全靠妈妈纺线织布缝制而成。

    记得小时候,妈妈白天忙完地里的庄稼活,夜里就在油灯下纺线,直到深夜。纺车一圈一圈地转动,又细又匀的线从妈妈的手中纺出。有一年冬天,天非常冷,为了让我们在春节能穿上新衣服,妈妈坐在油灯下不停地纺线。天气很冷,她一会儿跺跺脚,一会儿吹吹手。我躺在被窝里难以入眠,悄悄地下床,把白天捡回的玉米秆堆放在妈妈身边,点上了火。妈妈停下手中的活,伸手在火上烤了烤,笑着对我说:“别冻着了,快去睡觉吧,我再纺一会儿就睡。”看到妈妈在笑,我心里真甜啊!她的笑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妈妈就是这样为我们操劳一生,手上的老茧很厚很厚,刚过40岁,头发就开始白了,眼睛也花了,纫针时总把针和线举得老远,线还是穿不进针鼻儿。妈妈叫着我的小名,让我给她纫纫针,这纫针就成了我此生学会的第一门“手艺”。

    妈妈活到90多岁离开了我们,留下的“遗产”就是那架纺花车。快10年过去了,我难以排遣对妈妈的思念,唯有时常回家去看看那架纺花车。

□李敏子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