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花

石俊青

路过实验中学,无意中一瞥,忽然就被那一面凌宵花墙惊到。几百米的铁栅栏都被错综绵延的藤蔓层层叠叠地盖满,仿佛一道绿色的屏障,把宁静的校园与市井的喧嚣隔开。远远望去,那么壮观,却又那么自然,仿佛它们原本就属于那里一样。

正是烈日当空,柏油马路仿佛晒化了般明晃晃的。花墙边厚重的阴影,竟仿佛自成一个琉璃罩着的小小桃源,让人忍不住走过去,靠近它,流连在那份淡淡的清凉里。

沿着长长的花墙慢慢地走,脚下,细碎的落英安安静静铺了浅浅的一层;枝蔓上的橘红色小花,有迎着太阳盛开着的,有金钟般垂挂在枝蔓上的;有的欢天喜地,有的羞羞答答;还有那些挤在一起的小小花蕾,等不及绽开喇叭状的裙边,也都使劲地从那葱郁的枝叶间探出头来。它们像一个个小精灵,随意地散落在深绿色的“城墙”上,带着孩童般的纯净与俏皮。

第一次知道凌宵花的名字,是在舒婷的《致橡树》里:“我如果爱你——决不象攀缘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那文字先入为主,虽不曾见,心下便有了不屑的印象,感觉那应是一种肤浅的花,顶多生了一副好颜色罢了。后来读了朋友的一篇《凌宵花》,对自己的枉断产生了怀疑,于是专门寻了凌宵花去看。

凌宵花其实很常见,只是它们多长在残垣断壁上、墙根阴影里,很少引人注意。初次相见,我便被它们那奋力向上攀爬的场景所震撼,并为自己之前的想法而惭愧。说起来,凌宵花算不得好看,它的花朵不大,颜色也只有单调的橘红色。它既没有荷花的亭亭之姿,也不如茉莉那般清香四溢。可它清清爽爽的,就像大宅门里不去讨宠的女子,与世无争,自开自落,却活得倔强而从容。不管是乱石尘堆,还是竹篱墙角,它都能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坚定不移地向上攀登,努力地寻求阳光雨露,然后在枝繁叶茂时吐露芬芳,把幸福开成一片欢喜。只要站到它身边,那份盛开的热烈足以融化掉你心中所有的阴霾,让人不由自主便生出对生活、对生命的热忱与自信来。

当我又一次看到凌宵花,靠近它,仰望那些交错向上的藤蔓,疲惫的心重新被一种无声的力量唤醒。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触碰那些迎着阳光歌唱的“小喇叭”,它们竟带着微微的骨感,并不似寻常花朵那般柔软,也不像其他花瓣娇弱易碎。仔细想来,凌宵花那不惧风雨不畏世俗的执着与坚持,或许就来源于此吧。

夏花绚烂多姿,凌宵花实在算不得出彩。可它从容达观,积极向上,靠努力让自己活的美丽又精彩!做人,也当如此。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