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一枝春□乔兆军


  寒冬时节,收到朋友寄来的一张贺卡。封面一枝红梅傲然怒放,与附于其上的白雪鲜明对照,更显出了红梅的傲骨。捧起细闻,似有暗香浮动,淡雅清新,心里顿时有股暖暖的春意。
  想起古人以梅寄托友情和相思的雅事儿。“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这是南北朝时陆凯写给好友范晔的诗。陆凯在江南,十分怀念远在长安的好友范晔,正巧有驿使将往长安,于是便折梅一枝,托驿使捎去。一枝梅花实在胜过千言万语,浪漫至极。
  也有相爱的人折梅寄赠,表达思念之情。《西洲曲》中就有“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的句子。最痛苦的莫过于“梅无所寄,心无所系”。李清照虽也折得一枝梅,但“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句子字字关情,将对亡夫的相思写得让人落泪。还有无名氏的“更胡笛羌管,塞曲争吹。陌上行人暂听,香风动、都入愁眉。音书杳,天涯望断,折寄拟凭谁。 ”亲人生死未卜,一枝红梅寄谁?何等的凄楚与哀伤啊!
  《红楼梦》第五十回,作者刻画了一幅“宝琴立雪”图:“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 ”白雪、红梅相映,宝琴清纯可爱,楚楚动人,画面美极了。这近乎完美的女子,在等谁呢?这瓶中的红梅,又是要寄给谁呢?留下的悬念,让人猜不透。
  明代王世贞《艳异编》里收录了一篇名为《寄梅记》的小说。小说主人公马琼琼为朱端朝之妾,但朱妻欺压琼琼,琼琼遂寄一梅雪扇面给朱端朝,扇面背后题一首《减字木兰花》:“雪梅妒色,雪把梅花相抑勒。梅性温柔,雪压梅花怎起头?芳心欲诉,全仗东君来作主。传语东君,早与梅花作主人。 ”既委婉又形象地表达了寄信人的意图。
  西汉刘向编的《说苑》中也有折梅相赠的故事,却与友情爱情无关。春秋时代,越国使者诸发拿着一枝梅花送给梁王,梁王有个臣子名叫韩子,看了看对周围的人说:“哪里有把梅花送给列国君主的!我要好好羞辱他一番。 ”结果二人展开了一场舌战。其实,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若太看重实利,也就少了情趣。
  黄庭坚曾称折梅赠寄为“江左风流”,有诗曰:“江左风流尚如此,春功终到岁寒枝。 ”我虽无文人那般“文艺范儿”,但也可将珍藏于内心的幸福和温暖的惦记,浓缩成梅的诗情,遥寄所有亲朋好友。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