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值得怀念的人——读新版《昨天的公仆——王殿臣传略》

编辑:夏玉艳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4-09-29 09:24 [打印] [ ] 论坛 微博
    近闻刘金忠先生所著的 《昨天的公仆——王殿臣传略》一书再版,我作为一个曾在原行署机关工作多年的该书忠实的粉丝,甚感欣慰。首先,我点赞再版的决策人。在目前我市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进入“敬终如始”之时,拍板再版这本书很有创意、很有眼光。其次,点赞著者刘金忠先生和当初倡议、支持为王殿臣同志写书的几位老同志。他们——特别是刘金忠先生,以党员作家独有的责任担当,饱含对清官公仆们的崇敬和深情,不辞辛劳,呕心沥血,耗时一年,写出了近20万字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为我市的精神文明建设作出了独有的贡献。
    说实在的,王殿臣——这样一位忘我无私、勤政为民,颇有焦裕禄、杨善洲风范的共产党人,很值得褒扬和宣传。他土生土长,几十年效力德州,是我市干部队伍的一员,更是我们地区改天换地、改革开放、治穷致富的带头人、领路人,他的事迹曾经教育、引导、感动过无数的党员干部和民众。而今再版这本书,再次宣传他的事迹,弘扬他的精神,很有针对性和现实教育意义,一定会在我市公务员队伍乃至广大群众中产生巨大的正能量。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曾在原行署办公室工作,与时任专员的王殿臣同志多有工作接触。他的为官、做人、行事,很是让我和同事们敬佩,受益匪浅,至今难以忘怀。
    记得是 1981年 2月下旬,我和几位同事去商河县搞了20多天的贫困社队调查,回机关后写了一个调查报告,安排向地委、行署联席会汇报。当时我们几个起草报告的人有些思想顾虑,殿臣同志上世纪70年代曾在商河主政,汇报那里的一些社队贫困情况,不等于往殿臣同志的脸上抹黑吗?他面子上能搁得住吗?
    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作了汇报。事实证明,我们的顾虑实在是多余,甚至于有点小肚鸡肠了。主持会议的殿臣同志自始至终听得很认真,并不停地做记录,还时时插话询问具体的细节。听完汇报后,他对我们这次调查作了充分肯定,表扬了我们,并提议将调查报告刊登在《德州通讯》上,发至全区基层。他还心情沉重而且自责地说:“全区至今还有这么多社队未脱贫,说明我们地委行署在扶贫工作上有疏失、力度不够,我这个当专员的负有责任,对不起这些社队的干部群众。今后一定要加大措施,让这些社队尽快脱贫,让老百姓尽早过上好日子。 ”殿臣同志的话说得真诚实在、掷地有声、不虚不妄,我们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平时,王殿臣同志十分重视下基层调查研究,只要省里无会,机关能脱身,他就下县、下公社,甚至“一竿子插到底”——直达村队和田间地头,与基层干部社员面对面交谈,把握社情民意,体察百姓疾苦。往往一天到晚不休息,甚至有时几天连轴转。毕竟是五十几岁的人了,累不累他嘴里不说,自己心里知道。有很多时候,跑了一天,住在县里。晚上还要召集县里有关人员座谈汇报,一直到深夜。等人们都走了,殿臣同志方显出一脸倦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跟他多年的秘书马恩岭,为了让眼前这位连续超负荷运转的首长睡个好觉,尽快解除疲劳,默默地从提包里拿出出发时自带的白酒,用瓶盖当杯,满上,就着晚上就餐时留出的一碗底花生米,让殿臣同志喝两口,解解乏,然后入睡。从不惊动县里,更不准下头用公款摆场设局,自带的白酒也是低档“百姓酒”。
    有感于殿臣同志的高风亮节,我试着填了一首词,聊表对故去老领导的怀念吧。
    卜算子·怀念王殿臣同志
    端端大写人,拳拳公仆心。官德人品谁与评?百姓口碑真。
    心血洒三农,足迹遍乡村。人在高处不胜寒,报春不争春。
□郑若林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